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在家裡的邪念
我在家裡的邪念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弟弟,快插进来!嗯嗯?????」

「你的淫穴夹得我的鸡鸡好爽,姐,嗯嗯???」「嗯嗯???」「姐,你的胸部很软,嗯嗯嗯??我快射了」

「好弟弟,射到姐姐的口里?」

我在房中看着AV,手中拿着一条女人的内裤,包着我的鸡鸡上下套动。

阿,射了!整条内裤被我射得充满着精液,干他妈的!又要洗了,都怪我忍不住要射在那条内裤上。

「阿朗,出来吃饭了。」妈妈在叫我吃早餐。

我立即收藏好那条内裤,然後出去大厅。

「阿朗,干吗吃得那麽慢,不好吃吗?」妈妈问着。

「不是啦,吃太快,胃会不好。」

「妈妈煮的菜当然不会不好吃,是吧,弟弟。」姐姐搭话。

「当然罗!」我微笑的道。

其实我在淫淫地看着姐姐,她只穿了一件大码的衫和内裤,都没穿裤子和奶罩,虽然那件衣服很大,可以盖到内裤,但是坐着还是可以在桌下看到。

我看着在姐姐的内裤,是一条粉红色的内裤,蕾丝边,虽然她坐着令我看不到内裤後面,但以我经常偷她内裤的经验,我猜得出那条是丁字裤。

我在盯着姐姐内裤的小穴的位置,

想起刚刚的AV,幻想着用鸡鸡在姐姐内裤外,磨擦她的小穴。

再看看上面,姐姐因为没穿奶罩的关系,奶头都突出来了,真想搓一把!

干,刚刚打完手枪,现在又硬硬了。

吃完早餐後。我回到房间,把刚刚用来打飞机的女人内裤藏在裤子里,然後跑去洗手间。

刚刚看完姊姊,又硬起来了。

我心想:反正要洗,再打一次吧。

我又在洗衣机拿了一条内裤,套动着鸡巴,嗯嗯,又射了。

然後我把二条内裤都冲走了精液,放进洗衣机里,按下开始。

其实那些内裤都是姐姐,所以我用完都要洗好放回原处,免得被她发现。

弄好一切,我便去上学了。

大家好,我叫做阿朗,今年16岁,就读中四,我的家庭很标准,有爸爸,妈妈,还有1位姐姐,一家四口。

小时候,我跟我姐姐十分要好,但随着我跟姐姐长大,我慢慢开始对姐姐有一点邪念。

姐姐今年20岁,她正在读大学,她171高,双腿修长,她的样子很漂亮,虽然她比较瘦,但是她的三围却有36G,23,36。

听到这里,大家应该都知道她是个大美人。

她在家里,从小到大都只穿着一件大码的衫和内裤,她说穿裤子会觉得不舒服,而胸罩带了一天,好不容易回家才可以脱掉,所以她才会有这样的习惯。

爸妈也经常叫她在家里也要穿裤子和胸罩,但可能是从小就习惯,她都改不了。

不过也别以为她这样穿会露底裤,那件衣服却是可以盖得到内裤,但是总有不小心的时候。

【第一章】-(与姐姐出街)

今天放假,姐姐叫我陪她去逛街,之後我们坐车到了旺角。

在街上,我看到不少男人在看着姐姐,可能因为她性感吧。

「姐,好像很多人在看着你,你不怕吗?」我问道「傻弟弟,有人看着我是件好事,这是证明我漂亮嘛。」姐笑着说她今天穿着一件衫加一条短裙,那件衫十分紧身而且很低胸,她的36G胸部都露出半个了,紧身衫也令她的大奶好像快要爆出来。

我看着她的大奶,好像大得很软,我的右手慢慢移过去,差不多摸到的时候,我回神一来,左手马上按住。

尽管没有摸到姐姐的奶子,我的鸡巴却硬到快撑破裤子了。

「怎麽啦?」姐看到我左手按住右手说。

「没有了,右手被蚊子咬到。」我立即想出一个谎言。

「没事吧,要不要姐姐帮你买蚊怕水。」姐关心我道。

「不用了,谢谢姐!」

好险,差一点忍不住伸手去摸。

突然我觉得自己很坏,不过淫念又压住了。

我看住姐姐的美腿,那裙短到令姐姐露出一双白白长长的美腿,那短裙只是刚好盖住姐姐圆翘的美臀。

我一边在跟姐姐逛街,一边却在看着姐姐的短裙。在姐姐走动的时候,那裙子内外摆动着。

我的眼光没有离开过那裙子,等待着姐姐走光。

可恶的是,那短裙怎麽摆动都没有走光。我快气死了!

没办法,只好再等机会。

逛了不同的店子之後,姐姐带我到了一间女性内衣店。

「姐姐。」我说

「怎麽了?」姐说

「为什麽来这里?」我问道

「来这里当然是买内衣裤,不然你想干什麽。」姐姐说「但我是个男孩。」我羞羞地说。

「无所谓阿,弟弟陪姊姊买东西是理所当然。」姐姐说「那有人说我是变态,怎麽办?」我担心的问道「万一有人说你是变态,姐会解释的,放心啦!不过你的样子真是有点像变态,嘻嘻」姐笑说「你才是。」之後姐姐开始看内衣裤,也试了好几次,而我就羞羞地站在店里等她。

因为感到无聊,我也开始看一下那些内衣裤。看着看着,看到有一套很性感的,那套内衣裤是蓝色,胸罩只有一点布盖住奶头,内裤是条丁字裤,前面是用类似丝袜的材质,有一点透视,小穴的地方是棉质,後面当然就是丁字裤的特色。

「性感喔。」姐姐试完内裤,看到我在看着那套内衣裤说。

「没有了,无聊看一下。」我说

「服务员,拿这套给我试一下。」姐姐叫着。

然後姐姐拿着这套内衣裤去试。我也就在更衣室外等着,我在想为什麽姐姐会试这样的内衣裤,也渐渐开始幻想姐姐穿着的样子。

「弟弟!」姐姐突然叫我

「怎麽了。」我说

「闭着眼睛进来一下。」姐姐说

进去後,原来那胸罩比起姐姐的大奶太小了,姐姐套上去却扣不到,姐姐想要我帮她扣奶罩。

然後我就闭着眼睛帮她扣,其实我摸得到那奶罩带,但是我却假装摸不到,一直在姐姐背部摸,真的是太滑了,慢慢我的双手从姐姐的背部移到胸部边边的肉,一手摸下去,真的太软,虽然不是整个胸部摸下去,奶头也摸不到,只是摸到胸部旁边的肉肉。

不过我的裤裆整个是突出来了。

「摸那里阿!」姐姐拍打我的手说着。

「我怎知道,是你叫我闭眼睛的,我已经很努力在找胸罩的带子。」我还大条道理说。

「好了,张开眼睛吧,但只可以看着胸罩带,不要看镜子。」姐说。

因为姐姐是面对镜子,背对着我。

之後我就张开眼睛,马上找到胸罩的带子,

然後我一拉,姐姐的大奶也跟着跳动,虽然看不到正面,可是背部也看到一点点胸部的肉肉。

我再往下看,哇!!姐姐好像忘记自己正穿着丁字裤,在背面更好看。

她的美臀可真美,圆大而挺的美臀,真想一手拍下去!!

再看小穴的位置,干!真的想一口舔下去,

我又再幻想着,如果现在可以拿出胀胀的肉棒,拉开姐姐的丁字裤,在姐姐的淫穴插进去多好!!可是只是幻想。

反正不能了,只好再玩一玩姐姐的大奶。我一拉奶罩带,姐姐的大奶又再跟着跳动,我看得可爽了!

我再一拉,不小心大力了一点,姐姐整个人往後撞向我,在这之间,姐姐的美臀顶到我的肉棒,我的感觉就像插进小穴般,太爽了!才那麽一下,我就快点要射了。

「你又干嘛啦!」姐姐有点生气说

「我不会扣胸罩嘛。」我在情急之下又讲了一个谎言。

「真没用。」姐姐说

我不服气,一下扣上了。

「好了,可以嘛。」我马上扣好。

「那快出去吧!」姐姐叫

之後我就舍不得的出去了。

出去後,

有一位女职员看了我一眼,然後走过来说:「有些事不应该在更衣室做的。」我说:「什麽不应该,我只是帮一下我姐姐。」女职员说:「哇,你们可真是……」说完就走了。

我觉得莫名其妙,正在想着原因,突然,发觉自己的裤裆是胀胀的。

我马上很不好意思地冲去洗手间,进厕格打手枪降温。这次又是在幻想着姐姐,幻想刚刚在更衣室里干了姐姐。

「e……」开门声,有人进来洗手间,不过我在厕格也不怕的打着手枪。

「刚刚你知道我看到什麽吗?」女声1

「又有变态狂来偷内衣?」女声2

原来我进了女洗手间,我忘记了这里都是女职员,没有男洗手间的。

「是比变态狂更变态的事!」女声1

「什麽啦。」女声2

「你有看见刚才的男女吗。」女声1

「有阿,干吗咧。」女声2

「他们是姊弟。」女声1

「我知道,又怎样。」女声2

「他们刚才在更衣室……做爱阿。」女声1

「不是吧…你怎麽知道。」女声2

「我看到那个弟弟进去他姐姐的更衣室好久,然後弟弟先出来,我看到他那儿还硬硬的。」女声1「是你看错吧。」女声2「没有啦,我还去问他,他说进去帮他姊姊。」女声1「哇这麽猖狂阿,还承认咧。」女声2「其实那女的也是很淫荡。」女声1

「对阿!穿衣服这麽暴露,都露出半个奶子,裙子又短到离谱。」女声2「是阿!刚刚还叫我拿那套情趣内衣给她。」女声1「她可能欠操吧,嘻嘻。更衣室可能满地淫水」女声2「你很粗俗唷。」女声1「你很好吗?天天都在自慰还说我。」女声2

「没办法了,男朋友没用,不过现在我搭上一个处男。」女声1「哈哈!处男你也要。」女声2「处男可好笑,他摸着我的奶子都会射。」女声1「哈哈!笑死我啦,摸奶也会射。」女声2「我帮他吹,一分钟都没就射,他还爽到一直淫叫。」女声1「嗯…嗯…嗯…这样叫?嘻嘻,那你有湿吗?」女声2「也会有一点啦,你呢,昨晚去那里?」女声1「昨晚5P啦!」女声2「哇哇…真的吗?」女声1

「真的,爽死我!口,阴部,屁屁,三个穴一起干,真的很爽。」女声2「真的唷,下次叫我可以吗?」女声1「那就今晚吧,可以吗?」女声2

「真的吗,当然好啦。」女声1

「好吧,那现在先做事吧。」女声2

她们出去了。

我听着他们的对话,又气又爱,我明明就没跟姐干那种事,但她们却这样说,可是我也利用她们的对话在打手枪,真是的。

我打完手枪就出去,回去更衣室那边找姐姐,可是却看不到姐姐,之後一位女职员走过来。

「你姐姐在门口等着她的好弟弟唷。」女职员笑笑地说道听声音应该是女声2然後我去门口找到姐姐。

「你去那里啦,等你好久了。」姐姐有点气说

「对不起!肚子痛,去了洗手间。」我又一次讲谎言之後姐姐跟我去坐车回家,在车站,排队很久才有车。

上车後,车里很挤,我跟姐姐分开站着。

在途中,我看到姐姐的样子怪怪,

突然,我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笑笑的看着姐姐,原来他是往下看着姐姐,眼光一直盯着姐姐的胸部,因为姐姐穿了低胸装,大半个大奶都被那个男人看到。

更可恶的是,因为车上很挤,姐姐的大奶完全紧贴那个男人,而且姐姐的奶子都会跟着车子的移动磨擦着那男人。

我看到姐姐想走开,无奈车子太挤,姐姐根本没办法走动。

在这期间,我又看到姐姐後面有一个男人,

他紧贴着姐姐,腰一直左右前後摆动,

干!原来他拿出了他的阳具在磨蹭姐姐圆翘的美臀。

姐姐好像还不知道,

我想要提醒姐姐,可是又想看下去,最後也选择了看下去。

突然,後面那个男人一手抓住姐姐的肥臀,双手按着她的翘臀在磨擦。

姐姐好像还不知道,她注意力全放在前面。

我再看前面的男人,他的手居然放到自己肚子靠上的位置,这样姐姐的大奶就紧贴着他的手,那家伙还不时的搓摸。

再看一下後面那男人,已看不到他的阳具,难道他放弃了?

没有,原来他的肉棒伸进姐姐裙里,直接磨蹭着姐姐的美臀。

这时,姐姐终於发现了。她回头看,十分惊讶,她看来既生气又无奈。

那男人磨蹭着姐姐的美臀,甚至还把他的肉棒放到姐姐的大腿内侧,磨蹭起姐姐的小穴。

车上挤得让姐姐分开大腿的位置都没有,被迫要夹着他的阳具。

那男人的鸡巴在姐姐的小穴外,大腿内侧前後套动着,姐姐一直扭动身体,想避开他们,可是她不但没有避开,还帮了他们忙。

我看着可真爽死了!看到姐姐被人这样非礼,我的心里却兴奋着。

後面那男人不停换地方,有时放在臀部,有时放在大腿内侧,终於姐姐忍不住,没到家里便下车了,我当然也是跟着她下车。

「为什麽没到家里就下车。」我假装的问,我当然知道为什麽。

「刚才你去了那里?」姐姐有点气的问道

「在後面阿,怎麽了?」我说

「你刚刚看到吗?」姐姐又问

「看到什麽?」我又假装的说

「有人非礼我」姐姐不开心的说

「什麽,为什麽刚刚不向我告诉?」我再一次假装的说「都不知道你去了那里。」姐姐说「那你怎样被非礼了?」我问

「有一个摸我胸部,有一个磨蹭我的臀部和那里。」姐姐羞羞地说「那你爽吗?有湿吗?」我突然说出心底话姐姐非常生气,我心想完蛋了。

「你说什麽!谁教你说这种话!」姐姐生气的说「对不起!!开玩笑说说。」我说「好笑吗!!」姐姐生气的说

「我道歉,姐,原谅我吧」我说

「算了!以後不要讲这种话了」姐姐认真的讲

「我知道了」我道歉的说「又要再等车啦」

「等等上车後,你要站在我的旁边。」姐姐说

「知道了!」我说

突然,我看到有精液从姐姐的臀部流到大腿。

「姐,有东西!」我谎张的说

「什麽啦?」姐姐说

「刚才那男人的…在你臀部」我说

姐姐恍然大悟,马上拿出纸巾气恼的擦着。

在姐姐擦着的时候,不时掀起裙子,我的鸡巴渐渐有反应了。

「真是的,现在还有吗?」姐姐气气的说

「我看不到了。」我说

「唉!这样吧!你掀起裙子看一下。」姐姐无奈的说我心想:这下可好了,可以名正言顺的看着姐姐的美臀。

我慢慢掀起裙子,原来姐姐现在是穿着丁字裤。

我仔细的目赏着姐姐的美臀,姐姐的美臀真是很翘,而且又白白圆圆,原来已经擦乾净了。

可是我还想继续看。

「还有。」我骗她说。

「好了没?」她擦一擦後说

「还没。」我说

她在擦的同时,一直弯下腰,翘起着她的美臀。我的面十分贴近那翘臀,差点想要咬下去。

我把目光移到姐姐的小穴,天阿,第一次这麽近看着姐姐的淫穴,虽然穿着内裤,不过也是非常性感,内裤的小穴位置那边有微微胀起,真想搓一下姐姐的骚穴。

「现在可以吗。」她又擦一擦说

「还有了。」我又骗她说

「还有?不如你帮我擦掉就好了。」姐姐说

「好。」我当然答应。

我心想:终於能摸到了。

我拿着纸巾,在姐姐的肥臀上一直擦,一直擦,其实我正在摸着,真是好有手感,好有弹性,很坚挺的美臀。

「姐,你弯下腰吧,不然擦不了。」我说

姐姐很听话,她弯低腰,翘起了那圆润的美臀。

我一手擦着摸着,一手摸自己的鸡巴。真是很想一下子插进去。

「姐,大腿还有一点。」我说

「那还不快点擦走。「」姐姐说

我摸一下姐姐的大腿,哇,好滑手喔。

我的手慢慢移到姐姐的大腿内侧,偷偷的用一根手指头磨擦着她的淫穴,哇!有一点湿湿的,应该是被刚才的人弄湿。

虽然只是轻轻碰到姐姐的淫穴,可是心里就兴奋着,那感觉太难形容,一个字:爽!

我的鸡巴快要撑破裤子了。

我心想:明明是骚货,还要装。

我的左手擦着大腿内侧,那手指头一直偷偷的磨蹭着她的淫穴,我的右手却在硬硬的鸡巴打起手枪,很快,我就射了,精液都射在纸巾上。

「姐姐,都擦乾净啦,你先帮我拿着」我说

然後我把布满有我的精液的纸巾给姐姐拿着。

「哎阿!弄得我满手都是啦,原来还有这麽多,幸好你帮我擦掉。」姐姐说看到姐姐手上沾满着我的精液,又感到有点兴奋了。

车子终於来了,也是有点挤,

姐姐可能是怕了,她一直拉着我,硬要我站在她的後面,我心想:这次有机会吧。

不幸的是,这辆车子没有比上一班车挤,我跟姐姐没有紧紧贴住。

我觉得很失望,不过我也没有因此放弃,我的裤裆胀胀的等着。

随着车子的加减速,我的龟头隔着裤子都轻轻的碰到姐姐的美臀。

可是我真是快要忍不住,我很想把肉棒紧贴着姐姐的美臀磨蹭。

到下一站後,很多人上车,上来的人不断拥过来。

突然我被人撞到,全身撞向姐姐,我的肉棒一下子就完完全全的压着姐姐的翘臀。

那感觉真爽,没办法形容。随着人们的挤动,车子的前後左右,我的肉棒紧贴住姐姐的翘臀前後压动,我的双手却想按着翘臀来压,不过还是不敢。

在不断的磨擦之中,

终於射了。有裤子的阻碍并没减少我的兴奋。

终於回到家。

【第二章】-(与同学的阴谋)

第二天,又要上学了。

在学校里,我和最要好的朋友——小强谈话,昨天的事情也一字不缺的告诉他了。

「他妈的!为什麽昨天我不在,你这个色小鬼,姐姐也不放过。」小强说「你自己都每天偷看你妈妈洗澡,还说我。」我说「也是啦!嘻嘻!!对了,我想问,你用肉棒磨擦着她,她没感觉到吗?」小强说「她应该不知道我故意这样子,太挤了。」我说「昨天一定很爽吧,你姐姐很漂亮吧,我都没看过她。」小强说「今天放学来我家吧。」我说

「你说的,我一定来。」小强说

放学後,小强跟我回家了。

「阿朗,带同学来玩阿。」妈妈说

「对阿。」我说

之後妈妈就去忙她的。我跟小强进了我的房间。

「你姐姐呢?」小强问道

「还没回来。」我说

突然,小强好像看到了什麽,他拿起来。

「这是谁的?」小强问道

「我姐的内裤啦。」我说

「他妈的,你都偷她的内裤。」小强说「不过她可真骚,穿这种内裤。」小强摸起姐姐的内裤,前面的蕾丝,小穴位置的棉质材料,他还拿起来闻。

「好香。」小强说

「你是变态吗?」我说

「闻女人内裤才正常咧。」小强说

「铃……」门铃声

「我姐回来了。」我说

「你应该说,骚货回来了。」小强开玩笑说

然後小强跟我出了大厅。

「弟弟,带朋友来了。」姐姐说

「是阿。」我说

姐姐说完就回房间了,我看到小强目瞪口呆的看着。

「漂亮吧?」我说

「难怪你会这样,要是我的话可能早就干了她。」小强说「她真骚唷,低胸衫可真够低胸,短裙可真够短。」「对阿!现在你的鸡鸡硬硬吧?」我说

「不只是硬硬,我还想马上进去她的房间,插进去她那骚穴。」小强说之後姐姐换衣服出来,又是一件大码衫和内裤就换好了,然後去了洗手间。

突然小强拉着我回去我的房间,他把忍住很久的鸡巴拿出来,还跟我一样,拿着姐姐的内裤上下套动。

「忍不住吧。」我说

「他妈的,那骚货在家里都这样穿吗?」小强说「我都看到她的小内裤。」「真想干她一干。」小强说。「奶罩都不带,真想搓搓她的奶头。」「她从小到大在家里都只是玩一件大码衫和内裤,我也想插进她的骚穴。」我说「干!如果我有这样子的姐姐,一天打十次手枪都不够。」小强说这时候,我也忍不住,跟小强一起幻想着姐姐在打手枪。

终於,我们都打完。

「太骚了,她在洗手间那麽久,是自慰吗。」小强说「我那知道。」我说

「看她那里骚,平常一定会自慰,你有看过她自慰吗。」小强说「我也想看到。」我说

「其实我家里有一台针筒摄影机,平时我都偷拍妈妈的。」小强说「明天带过来拍你姐姐好吗。」「哇!!当然好,我一直都幻想她,都没看过她全裸。」等了一晚,期待的明天终於到了,我跟小强已经装好了针筒摄影机在洗手间一个好的角度。

现在只是在等姐姐回来洗澡。

等了很久,姐姐终於回来了,她回了房间一阵子,就去洗澡。

我们又等了30多分钟。

「你姐姐一定是在自慰,那有那麽久。」小强说「等下看了就知道。」我期待的讲

再过一阵子,姐姐出来了,又是一件大码衫,没裤子,没奶罩。

小强偷偷的盯着她,裤里的鸡鸡也胀胀了。

「骚货,我想干你,我要把你搞得满地都是淫水。」小强偷偷的讲「先搞正经事吧。」我说

之後小强就进洗手间,拿回针筒摄影机到我的房间,把针筒摄影机连接到电脑,有一个新影片,我按了一下播放。

影片一开始,看到姐姐了,

我跟小强都十分紧张的盯着电脑萤幕,

她慢慢的脱下衣服,36G的大奶一下子就出来了,我终於看到姐姐的大奶,哇!比我想像中的要大,平日都是格着衣服看,想不到她脱了衣服更大。

她对着镜子,双手托住双乳在欣赏,渐渐,她开始摸起那双巨乳,她双手由外到内搓摸着乳房,一直重覆。可能她是在按摩胸部,会比较坚挺。在她按摩胸部的时间,显得那奶子是软软的。

她做了差不多五分钟才停下来。在这五分钟她可能只是按摩胸部,可是我跟小强的鸡鸡已经完全硬起来了。

後来,姐姐进去浴缸了,她终於准备要脱下内裤,我梦寐以求的小穴将马上欣赏到。

突然,姐姐拉开浴缸的帘子,整个镜头都档住,靠!

我跟小强都很失望,然後快转着影片。

只看她洗完澡了,她穿着内裤走出浴缸。

我真不明白为什麽要在浴缸换内裤。

仔细看一下,我发觉她换上那次我跟她去买的内裤。

看到这里,姐姐已经洗完澡,我跟小强也觉得已经看完了。

但是,姐姐突然坐在马桶上,双手搓摸奶头起来。

我们发现她的奶头慢慢变得坚挺,也开始听到一点点声音。

「嗯…嗯…嗯…」姐姐轻声的叫。

之後,姐姐的右手居然开始在内裤外摸着小穴,看一看,好像内裤湿了。

「嗯…嗯…嗯…嗯…嗯……」姐姐越来越大声。

随着姐姐叫得越来越大声,她的手也越来越快了,她很快速的用手指上下磨蹭淫穴,「嗯…嗯…快到了…嗯…嗯……」姐姐越来越大声。

突然,有一串淫水从内裤两旁喷出来,

「太骚了,我要把硬硬的鸡鸡插进你的骚穴。」小强打手枪的在说。

再看影片,姐姐脱下了内裤,

终於看到了,姐姐的骚穴,原来姐姐的阴毛也很浓密,她的阴唇也厚厚的。

姐姐又用手指上下磨蹭淫穴,一些淫水慢慢流出来,她的手指也越来越湿。

後来,姐姐把两根手指插进去淫穴,厚厚的阴唇被她的手指微微拨开。

「嗯嗯。」姐姐在呻淫。

手指的速度从慢慢的渐渐变快了,她很快的抽插着骚穴。

「嗯…嗯…谁…谁可以用大大的鸡巴插…插进我那淫荡的骚穴嗯…」姐姐胡言乱语的呻淫现在我也拿着姐姐的内裤,包住我那早已硬硬的鸡巴上下套动着,我在幻想着姐姐那两根手指头是我的肉棒,我正插着姐姐的淫穴。

「嗯…嗯姐,你的穴穴好紧唷。」我在幻想的说突然,

姐姐又喷出淫水,在喷水之间,她还用手指磨蹭着厚厚的阴唇,又喷,她喷了好几次水之後,终於穿回衣服,手还没洗就出去大厅。

现在我跟小强也射了,又射在姐姐的内裤。

我心想:姐姐好像自慰完之後没有换内裤,手也没洗。

我马上走出大厅,偷看着姐姐。

她的手指上果然还有淫水,整只手指都湿透了。

再偷看她的内裤,前面有点透视,令我看到浓浓的毛,再看,小穴的位置,湿了一大片,大脚内侧还看到淫水的水珠。

我心想:姐姐真淫荡,弄湿了内裤都不换,手指也不洗。

我走过去姐姐旁边说:「姐姐,我帮你看相好吗?手给我吧」姐姐拿出右手,笑着说:「嘻!你什麽时候会看相了,好吧!就帮我看一下吧。」我摸着姐姐的右手,我的手也沾上一点淫水。

「姐姐,你的手怎麽湿了?」我问道

「…刚才刚才洗澡忘记忘记擦乾手。」姐姐带羞的说说完,姐姐跑去洗手间了。

我看着手上沾满姐姐的淫水,心想:这就是姐姐的淫水。

我闻闻看那淫水,有骚骚的味道,鸡鸡又硬起来了,我把姐姐的淫水都涂在鸡巴上,又打起手枪。

射完之後,我送小强走了。

後来那几天,我天天都看着姐姐的自慰影片,有时真的忍不住想去奸她,不过最後还只是幻想。

有一天,小强说来我家,来了之後,他马上拉我去房间,他拿出一包药。

「是什麽?」我说

「迷奸药。吃了之後会晕下。」小强说

「那你要用来干吗?」我说

「迷奸你姐阿!」小强淫淫的说

「不是吧,迷奸我姐?」我惊讶的讲

「你不想吗,现在快点考虑啦!」小强说

真的很难决定,虽然我天天都想干我姐姐,可是她是我姐姐,迷奸不好吧。

突然有人回来,是姐姐。

「难得现在只有你姐,好机会阿」小强又说

我想了一想,淫念决定要迷奸姐姐。

我去冲了一杯茶,偷偷加了药,盘去给姐姐。

「好弟弟!谢谢罗。」姐姐什麽都不知道就饮了。

那药可真强,不到十分钟,姐姐就晕倒。

我跟小强抱了姐姐去床上。小强急性的拉开姐姐的内裤,一阵骚穴味传来,小强马上就舔下去。

那我只好玩姐姐的大奶,我慢慢把衣服解开,一双豪乳就在我面前。

我一摸下去,好软,好舒服阿!我不留力的一直搓摸,姐姐的巨乳已被我搓到有点红红。

然後,我又一口啜着姐姐的奶头,甜甜的,奶头渐渐挺起来。

终於,我忍不住拿出肉棒,在姐姐的双乳之中上下插动,那龟头被姐姐软软的大奶完全的包住,那感觉太爽!

我快速的上下插动,没一会,就射了,浓浓的精液射在姐姐的巨乳上。

射完之後,我又舔着姐姐的奶头,双手也在搓摸着那一手包不住的巨乳,马上,鸡鸡又硬起来,我又在双乳中插动起来。

我看一看小强,他已经拿出硬硬的鸡巴,在姐姐厚肥的阴唇磨擦起来,在他准备插进去的时候,突然,

「你们在干吗?」女人的声音

我们看一下传来声音的地方,

发现妈妈正站在门外。

她看着姐姐全身被脱光,我的肉棒在姐姐的双乳插动着,小强也在用鸡巴磨蹭着姐姐的骚穴。

我心想:这下完蛋了。

小强没义气的马上跑走。

我虽然看到妈妈,不过我的鸡鸡还在动,根本停不下来。

妈妈羞羞的转身,说:「还不停。」

「我也控制不住,停不下来。」我说

妈妈羞羞的走过来拉我走,可是我不肯走。

她生气的一手握住我硬硬的肉棒,硬要把我的鸡巴放回裤子,突然,我感到被妈妈抓住鸡巴很爽,我马上在妈妈手中来回插。

插了几下就射了,精液都射在妈妈手里。

妈妈很生气的跑去洗手间弄乾净,然後帮姐姐擦乾净身上的精液并穿好衣服。

之後妈妈拉我到我的房间训话。

「为什麽要这样做?她可是你的姐姐耶!」妈妈说「我不敢讲。」我低头说

「我是你妈妈,有什麽不可以讲的。」妈妈说「我知道你这个年龄对性很好奇,可是也不能这麽过份。」「那我讲吧,你不要气,我本来偷拍姐姐洗澡,都怪姐姐自慰了,我就想她很淫荡吧,就忍不住…」我说「你居然偷拍姐姐,你这坏小子。」妈妈说「自慰是很正常,姐姐自慰不代表是淫荡,像我也会自慰,那我也淫荡吗。」「妈妈你也…」我惊讶的说

「你不要管我了。每个人都会的,是很正常。」妈妈怕羞的说「那我打手枪也是平常阿。」我说

「嗯嗯…对…」妈妈说「那我也没说过不给你这样,我也知道青少年是需要这样。」「那我以後打手枪,你也不要说我。」我说

「你以後不再做刚刚的事就可以。」妈妈说

「我不相信。」我说

「那你想怎样?」妈妈说

「那我现在打手枪,你站在这里看着,不要骂我。」我说「好了。」妈妈勉强的说

其实我想妈妈看着我打手枪,不知道为什麽被女人看着会特别爽。

之後我播放姐姐的片子。

「这是什麽?」妈妈问

「姐姐自慰的片子。」我说

「就叫你不要再看,不能再幻想姐姐了。」妈妈说「那我看什麽?」我说

「好了,我拿你爸爸平常看的片子给你。」妈妈说之後妈妈去拿来,我播放後,只看到一名女优被几个男优干。

我马上硬起来,从裤子里拿出硬长的大鸡巴出来。

我看到妈妈很惊讶,可能刚刚她太紧张没看清楚,她想不到她儿子的肉棒已经那麽大。

我用手包着鸡巴上下套动,鸡巴越来越胀,我看到妈妈好像有点面红,全身都很不自然。

之後我套着套着就射了,我射的时候,我看到妈妈吓了一下,可能爸爸太久都没跟她做爱,她一下看不习惯,这次可能被妈妈看着,射得特别多。

「你每次都射这麽多吗?」妈妈惊讶的问

「是阿。」我说「妈妈,你都可以看我打飞机,那我可以看你自慰吗?」妈妈又吓了一下,说:「那不不一样…其实妈妈也没有自慰,刚才是骗你。」「喔。」我说

其实我相信妈妈是有自慰的。

【第三章】-(对妈妈的阴谋)

我也忘记介绍我妈妈,她16岁就生了姐姐,她今年36岁。

虽然如此,妈妈保养得很好,皮肤都白白滑滑,样子很漂亮,很有女人味,另外,她的身材是极好,她三围是39H,24,36现在也很多男人追她,不过她都不接受。

这几天,只有我跟妈妈在的时候,我都没考虑就会看A片和打手枪,有空的时间,我还会一直想妈妈到底有没有自慰咧。

有一天,只有我跟妈妈在家,我在大厅播放着A片,右手套动着肉棒。

「阿朗,又在打手枪了。」妈妈还是有点羞的说「忍不住了嗯…嗯…嗯……」我说

「你是女人喔。还会呻吟。」妈妈说

「太爽了。没办法嗯…嗯…」我说

「不要弄到地上都是精液阿。」妈妈怕羞的说

「阿朗,我先去出去一下。」妈妈说

「好吧。」我说

妈妈出去後,我为了求证妈妈有没有自慰,我把小强的针筒摄影机放在妈妈的房间。

过了几星期之後,我差点忘了我放了针筒摄影机在妈妈的房间。

今日只有我在家,我就拿回来,看一看。

第一天,第二天都没有,我在想妈妈是不是真的没有自慰。

再看一下,有一段,看见妈妈睡在床上看着电视。

过了一会,我看到妈妈的手伸到裤里。她搓了几下,然後慢慢脱下衣服。

天阿!我看到全裸的妈妈,哇!妈妈的乳房可真大,比姐姐更大,她用双手在搓摸着巨乳,那奶子显现十分有弹性,她的巨乳虽然坚挺却十分软。

只见她的手指甲上下左右在搓着奶头,渐渐坚挺起来了。

她还用手托起奶子,头向下,她居然可以自己舔到自己的奶头。

我看着妈妈把玩着巨乳,真的想摸一把。

之後妈妈的右手向下移,妈妈好像很赶急,一摸着小穴,就用2根手指猛插。

哇,妈妈的小穴喷水了,真是快,看来妈妈还真敏感咧。

「嗯嗯好爽喔…嗯嗯…」妈妈呻吟声

後来,妈妈忍不住拿出一根假阳具,想不到妈妈会有这些。

妈妈拿着那根东西,很大力很快的插着自己的淫穴……一会儿又喷了。妈妈真是很敏感,我的鸡鸡看着也全硬了。

突然妈妈又多拿一根假具和一个震蛋。

她扒在床上,妈妈的臀可真翘。

她把震蛋和一根假阳具都放到淫穴,自己的手就拿另一根在屁眼狂插。

「嗯嗯好爽喔…嗯干我吧…我的骚穴欠操…嗯…」妈妈呻吟声看来妈妈可真骚,我在看这片子的时候都忍不住了,又在打手枪,虽然刚刚才打完,但是妈妈真得太性感,太骚。

哇!妈妈的骚穴又喷水了,我都可以清楚看到她的小穴喷水到床上。

「嗯嗯我是欠操的女人…嗯嗯…」妈妈呻吟声

现在的妈妈跟平时的妈妈完全不一样,现在完全是个骚女人。

看着妈妈前後都插满假阳具,真想有一条是真的而且是我的,不过也只能幻想。

我看着妈妈自慰,手中不断套动着鸡鸡,终於射了!

可是妈妈还没完,妈妈的需求真大。

现在爸爸经常都要去公干,很小在家里。到底妈妈是怎麽忍下去,我真想帮一下妈妈。

看了好久,妈妈终於满足了。

整个床舖都被妈妈弄湿透了,她的淫水真是多。都不知道她高潮了多少次。

再看这几个星期的,我发现妈妈差不多每天都要自慰,而且每天都要2次以上,有时候有空还会5,6次这个月,我每天都看着妈妈的影片,我已经忘记了姐姐。

有时想着妈妈还睡不着,真是很想很想插进她的骚穴。

——

现在我经常看网上的乱伦文章,我在研究他们要怎样发展才能做爱。

我想了几天,终於想到一个办法,我了解到妈妈性需求是很大,这麽久没做爱一定受不了,要是突然有一个壮壮的男人搞她,应该可以成功,所以我想找一个时间让妈妈和一个男人单独一起。

之後有一次,我找妈妈去逛街,我故意带她去家俱店,我一直游说妈妈买一张桌,终於,妈妈肯买,要下星期才送货,

妈妈还想说自己拿回去,我一直说服她说不行,最後才肯由人送货。我也故意留下我手机号码到送货单。

这几天,我一直期待快点到送货日,

终於,那天到了,那天早上

「妈,我今天要出去,晚上才回来,送货的事情,你处理了。」我说「好了,早点回来。」妈说

之後我在楼下公园坐,在等送货员电话

等了好久,终於打来

「你好,我是送货到你家。」送货员说

「是喔,你可以先来我家楼下的公园吗?」我说「不是送到你家吗」送货员惊奇的说

「你先来再说嘛」我说

「好吧」送货员说

我又等了很久,送货员来了,他应该是廿十几岁,高高大大,也挺帅气。

「你好,有什麽事」送货员说

「我有东西赠你」我说

「什麽啦?」送货员惊奇的说

之後我把妈妈的片子都给他看

「这是这是谁阿?」送货员又惊奇又色色的说

「等下你送货到我家,家中只有这女人」我淫淫地说「真的吗?等一下,你为什麽知道?她是你谁人?」送货员说「好啦,话说白一点,她是我妈妈,我想请你干上我妈。」我说「什麽!她是你妈?你想请我干你妈妈?为什麽?」送货员惊讶的说「是为什麽呢,你不用管,你只需要答我干还是不干。」我说「那当然要干啦,你这小鬼,居然找人干你妈」送货员笑笑的说「可是她会肯吗?」送货员问

「你看这些片子都知道她是骚货吧,她好几个月都没被人干过,你只是挑起她性欲,就可以」我说之後我拿出一盒片子给那送货员,

「这是她自慰的片子,要是她不肯,你就拿这威胁他」我说送货员拿紧那片子说:「好吧!谢谢了,我一定会帮你把她插得满地淫水。」「可是会突然有人回来吗」送货员说

「放心好啦,这几个小时都其他人回来,不过我会回来。」我坚决地说「你回来?你回来干吗?」送货员说

「这你不用管了,我不会阻挠你们,等下看到我,你就说是我妈妈要你跟她做爱。」我说「喔,好的,她真是太骚,可以干她就爽罗」送货员色色地说「好了,差不多要上去了」我说

之後那个送货员上去了,我在公园一直坐了一会儿,偷偷回家。

我轻轻打开大门,已听到呻吟声

「嗯…嗯…嗯…」

我慢慢走向妈妈房间,轻轻打开门

果然,妈妈与那送货员干上了,

妈妈用左手套动着大大的鸡包,用那小口舔着红红的龟头。

「你真是个骚货…嗯…嗯…再舔…你这淫荡的骚货」送货员叫那送货员也在把玩妈妈的大奶,妈妈的奶子真大,一手都不能完全包住。

後来,妈妈夹紧她的双乳,送货员坐在妈妈的身上,鸡巴在妈妈双乳中抽插,妈妈的头还往下,小口舔着插动的龟头,在激烈的乳交之中,送货员已射了,射在妈妈的巨乳上,妈妈的双手还用精液在自己的巨乳涂抹,而且还在留有精液的手指上啜了一下。

之後那送货员开始玩弄妈妈的淫穴,用他的大口舔着淫穴,妈妈被他舔的可爽。

「嗯嗯…受不了…好爽唷…嗯」妈妈叫

舔着舔着,又用手指猛插妈妈的小穴,只见妈妈身体不停震动,一下,妈妈双腿抽搐一下,一串淫水从小穴喷出,都喷到那送货员全身。

「真是骚货,淫水可多的,是不是想被大大的鸡巴插进你的骚穴。」送货员说「嗯嗯……嗯…受不了啦,快插进来插进我骚骚的淫穴」妈妈说之後妈妈扒着床上,翘起她圆翘的肥臀,送货员慢慢把鸡巴插进去淫穴,抽插起来,「好紧的骚穴,嗯嗯…你这骚穴应该要多点给人干。」‘送货员抓住妈妈的翘臀不停的插动,慢慢越来越快,只见妈妈的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好像受不了被巨大的鸡巴干。

「嗯…嗯不要…嗯…太快了…嗯爽好爽…」妈妈呻吟着经过一阵快速的插动,送货员把鸡巴拿出来,自己套动几下,射在妈妈的口里,妈妈还用小口清洁那龟头。

突然,妈妈看到我在门外,

「……阿阿朗…」妈妈紧张的说

「是她,是她要我干她的」送货员说

「你…你你说什麽?」妈妈生气的说

可是送货员已逃跑走了。

「阿朗…不是那样的…」妈妈紧张的说

「我都看见了,想不到妈妈你……你还背着爸爸搭上别人。」我说「不是了,是他是他威胁我。」妈妈说

「他那有东西能威胁你,到现在你还要骗我。」我假装的说「他他有。」妈妈说

「那好,是什麽东西?」我说

「是…是…是一盒片子」妈妈说

「什麽片子?」我不停的问道

「是是…我不能讲啦。」妈妈怕羞的说

「我都知道你是骗我的,其实就是你搭上人家。」我说「我没骗你啦,是他是他…他拿着我的我的…自慰的片子…」妈妈羞羞的说「你又在骗我是吧,你上次都跟我讲你没有自慰的。」我说「我有阿,相信我吧,我真的有自慰的」妈妈说我暗暗偷笑,又装严肃的说:「你还要再骗我吗?我都看见你刚刚淫荡的样子。」「我就当作你有自慰,那你是在家里自慰,是吧?」我说「那他又不认识你,他怎麽有你在家里的片子呢?」「我我也不知道,我也有问他到底是什麽拿到,可是他都没讲。」妈妈说「好了,我听够了,你还想骗我吗?你要解释就去跟爸爸解释。」我说「阿朗对不起…求求你不要跟爸爸讲。」妈妈哭着说「妈妈,我知道爸爸很久没跟你那个了,但是你也不要随便就跟其他人做爱。」我说「我…我…」妈妈说

「妈妈,其实你需要的话,我我可以帮你。」我说「…你你说什麽你是我儿子阿。」妈妈紧张说。

「那有什麽关系,其实我想干妈妈很久了,反正你也有需要。」我说「你你居然连妈妈都想干。」妈妈气气的说

「那很正常阿,反正你也有看我打手枪,我也有看到你跟其他人做爱。」我说「不行,我看你打手枪,只是想说你现在这年龄打手枪是很正常的,可是不能干那种事。」妈妈认真的说「那你刚才又给那送货员干」我说

「我…我…」妈妈说

「反正你是需要,不如我来帮你。」我说

「不一样,我们是母子,不可能的」妈妈说

「好,你不给我干,我就跟爸爸讲你的事情」我说「你…你…」妈妈说

之後我色心大起,按住了妈妈,双手搓摸着巨乳。

妈妈不停的反抗,可是力量不够我大。

「你这…你太坏了…快…快放手…」妈妈哭着说在妈妈说话的同时,我拿出鸡巴,一下插进妈妈的口里,可是妈妈都不肯动,又在反抗,我只好抓住妈妈的头,自己抽插起来。

在一轮抽插,我终於射了,可能第一次口交的关系,这次射得非常多,全部都射在妈妈口里。

「你…你这儿子你…」妈妈哭着说

「我只是学你,你刚刚舔那送货员的鸡巴,不是舔得很爽吗?」我说之後,我慢慢用另一只手,摸着妈妈的淫穴,湿湿的。

「那里不可以…嗯…快停…嗯」妈妈叫着

我不管妈妈的反对,用2根手指头搓动着厚厚的阴唇,妈妈身体震动了一下,哈!妈妈真敏感,淫水不时的流出来。

「嗯嗯…不要…嗯…不要嗯…快停嗯…嗯…」妈妈开始呻吟起来「都湿透了,明明想要还装不要。」我说

後来,我再用两根手指来回的插动着淫穴,妈妈的小穴不时会抽搐一下,「嗯嗯…手指…嗯…插嗯嗯」妈妈呻吟着

突然,我想起AV中的男优,极快速用手指插撩着淫穴,令女优喷水。

我打算试一下,之後我跪着,用两根手指头,极快的抽插妈妈的骚穴。

「嗯…嗯…太快了…嗯…快停…嗯…受不了啦嗯…嗯…」妈妈呻吟着在我不停的插阿撩阿,突然,感觉妈妈的骚穴抽搐了几下,大腿也跟着抽搐。

一汪汪淫水在妈妈的淫穴喷出来,一串一串的喷在我身上。

妈妈的性欲好像被我挑起来。

「真淫荡,喷得我满身都是淫水。」我说

「嗯嗯……儿子…反正都摸过…不要停…再来」妈妈说「妈妈果然是骚货,认了吧。」我说

之後我再重复的用手指抽插着妈妈的淫穴,妈妈又喷水了。

经过几次之後,我满身都被喷到湿透。

「嗯…嗯…再快点…嗯大力点…嗯…嗯…」妈妈呻吟着一串串淫水又从妈妈的淫穴喷出,

「妈妈,我满身都被你喷到湿透了,该你帮我了。」我说「嗯…嗯…好吧…嗯」妈妈说

妈妈拿起我早已硬硬的鸡巴,左手套动着。

後来,妈妈一口舔下去我红胀的龟头,我的身子好想被电到一样的爽,妈妈笑着开始舔起我的鸡巴,那感觉真好,妈妈变得越来越主动,妈妈的技巧真好,淫淫的舔着我的鸡巴,不时一大口舔着我那胀红的龟头。

「妈妈…嗯…妈妈好厉害…嗯舔得我好爽」我说。

在妈妈的服侍,我已经射了,浓浓的精液,射在妈妈的口里。

之後,我把一根手指头按一下去妈妈的巨乳,马上弹起来,真的很有弹性,我搓摸着妈妈的巨乳,真软,我还用手指头上下左右搓摸妈妈的奶头,不时大口的啜着妈妈的奶头。

在我玩弄之下,妈妈的乳头早已坚挺,我的肉棒也硬起来。

然後,我的头紧贴妈妈的淫穴在看着,一大口舔下去,我感觉到厚厚的阴唇是软软的,我开始舔起来,妈妈好像被我舔得好爽,身子不停扭动。

「不要…嗯…不要舔嗯儿子…嗯」妈妈叫着

在我不停的舔着,妈妈的骚穴不断流出淫水。

「嗯…嗯…嗯儿子…嗯嗯…舔得妈妈很爽喔…嗯…嗯…」妈妈呻吟着之後我慢慢把鸡巴插进去,哇!哇!!妈妈的淫穴好窄,紧紧的夹住我的鸡巴,我开始抽动起来。

「嗯…嗯…不要…快拿出来…嗯不能插嗯嗯」妈妈说我不理会妈妈,不断插动,嗯嗯嗯……一下射进去。

「阿,不可以射进来。」妈妈紧张的叫

一会儿,我又硬起来,妈妈有点吃惊,看到我射了几次都能硬起来。

我又插了几遍,妈妈已经开始放荡起来。

「嗯…好爽…儿子…嗯想不到你的鸡巴已经那麽大…嗯…插得妈妈好爽嗯…嗯…」妈妈呻吟着。

嗯嗯又一次射了,现在我已经会拔出来射,在我射了7,8偏之後,鸡鸡也没力再起来了,妈妈好像还没发觉,还是躺在床上打开着大腿,双手拨开那阴唇等着我插进去。

「嗯…嗯干嘛还不插进来。」妈妈说

「妈妈,你还不够吗?我已经软软了。」我说

妈妈紧张的起来,拿着我的手放在她的巨乳上。

「快摸……快摸……」妈妈紧张的说

「妈妈还真淫荡,干了7,8次都不够。」我说「知道还说,快努力吧。」妈妈说

妈妈看到还是没用,紧张的拿住自己的巨乳,靠在我面上,「快舔,试试看」妈妈说

我舔了一阵子,妈妈的奶头已坚挺起来,可是我的鸡鸡却没反应,不仅已连续射了7,8次。

我跟妈妈都很失望,突然,我想到一个奇想。

「妈妈,不如你穿着姐姐以前高中时穿的校服。」我说然後我去拿来,我还剪短了本来已经很短的裙子,妈妈穿上後,

「还要穿内裤,胸罩就不要了。」我说

然後我随便拿了一件丁字裤给妈妈,妈妈穿上後,站着给我欣赏。

那校服衫的胸部位置给妈妈穿也太小了吧,好像那校服衫快被妈妈的巨乳给撑破。

那奶头在校服上明显的突出。

再看下面,校裙被我剪到只盖住臀部一半,站着都看得到丁字裤。

我正面抱着妈妈,一手绕到後面掀起裙子,双手抓住妈妈的美臀,可真坚挺又有弹性。

我的鸡鸡在妈妈的骚穴前後压动,妈妈的奶子也紧紧的压在我身上。

如果是平日,我早就硬硬了还射了,不过现在太累了。

虽然累着,可是慢慢的,我有感觉了,不仅也太刺激了。

我的鸡鸡慢慢起来,可是还未完全硬硬。

我马上让妈妈扒在床上,要她翘起美臀。

我从後面用鸡鸡插进妈妈大腿之间,磨蹭着妈妈的小穴,双手从後面搓摸着妈妈的巨乳,不时也按着妈妈的臀部来回磨蹭小穴,经过一轮磨蹭之後,我的鸡巴终於又硬硬了。

「妈妈,好了。」我开心的说

「终於好了,真棒,好儿子。」妈妈幸福的讲「这次让我来吧。」然後妈妈要我躺在床上,她拉开内裤,一手抓住我的肉棒,对准了她的淫穴之後,一下坐上去,双手按住我的胸膛,身子前後上下的摆动。

「嗯嗯…儿子…爽吗…嗯…」妈妈呻吟着

看着妈妈主动而淫荡的样子,令我更兴奋了,

妈妈扭动的速度也太快了。

「妈妈,你扭动得太快了,弄得我快射,你先慢慢来。」我说「谁叫你忍耐力那麽差。嘻」妈妈笑道

「谁说的。」我气气的说

妈妈还是听我话,慢慢的扭动。

「现在可以扭动快一点点。」我说

妈妈扭动的速度随着我的口号,一直女上男下一阵子之後,「嗯…嗯…儿子…现在快点好吗…嗯妈妈忍不住了…嗯」妈妈说「我也忍不住…嗯…嗯妈…扭快点我想射了…」我说「妈嗯…妈…你的穴…骚穴…真是很窄…夹得我好爽」我说可能我射太多的关系,这次经过30分钟之後才射。

「这次也满久,真棒,好儿子,今日妈妈很满足。」妈妈说「不要这样说了,妈,我也很谢谢妈,我终於可以做爱了,做爱真是很爽。」我说後来的日子,我每天都跟妈妈做爱。

【第四章】-(在爸爸背後)

某天,我早上起来,鸡巴已硬硬。好想找妈妈解决。

可是姐姐跟爸爸都在家。

食饭期间……

「阿朗,现在学习的怎样?」爸爸问

「不错吧,考试都合格。」我说

「对阿,现在阿朗学习得不错。」妈妈说

「那就好了。」爸爸说。

「爸爸,妈妈,弟弟,我先走了。」姐姐说

「好吧」

之後早饭吃完,姐姐出去了,

「铃……铃……」电话响起来,

是找爸爸的,爸爸在讲电话期间,

我拉妈妈去厨房,一下脱下裤子,

「妈妈,忍不住了」我说

「我也知道,你早上刚起来一定会硬硬,可是爸爸在大厅。」妈妈说「没关系啦,他在讲电话,不会发觉,我会一直看着大厅。」我说之後,妈妈开始舔我的鸡巴,又舔又啜,左手不停套动。

「嗯…嗯…妈妈好爽。」我叫

「不要叫了,爸爸在。」妈妈紧张说

「可是忍不住阿,妈妈舔得我好爽。」我说「好了,我忍住就是」之後舔着舔着,妈妈拿出巨乳,夹住我的鸡鸡,不停按摩,「妈妈的巨乳真软。」我说

「爽吧,你不要只爽,快看着大厅」妈妈说

我看一下大厅,爸爸还在讲电话,

妈妈帮我乳交之後,看到我差不多要射,赶快又舔起我鸡巴,嗯嗯…在妈妈高超的口技,我一下射到妈妈的口里。

「妈妈,快吞下去,不然会被爸爸发现。」我说妈妈听话的舌下去,之後我们出去大厅,这时,爸爸也讲完电话。

「刚刚你们去那里啦?」爸爸问

「没有了,帮妈妈洗碗了」我说

「真听话,好儿子」爸爸说

「是阿,阿朗真是个好儿子,平常经常都帮我做事」妈妈笑着说「那以後要好好的帮妈妈做事」爸爸说

我跟妈妈都暗暗偷笑了。

【第五章】-(诱惑小叔)

新年到了,

我们一家和亲戚十几个人出去食饭,

食饭期间,在饭桌下,

我的手在妈妈的淫穴摸着,

「这里很多人阿,回家在做吧」妈妈偷偷跟我说「没关系啦,只是用手,他们看不到了」我偷偷跟妈妈说我右手在食饭,左手不断抽插妈妈的骚穴,

看着妈妈被我摸得食饭都怪怪,我暗暗偷笑。

突然,

「阿……」妈妈叫

一汪淫水从骚穴喷出,

「怎麽了?」亲戚们问道

「没没有了,我想叫一下服务员了」妈妈说

食饭完了,我们去逛花市,那里很挤,根本走不动,突然,我看到一只手在妈妈的翘臀偷偷摸起来,再看,哇,原来是那只手是小叔的,

只看小叔左手摸着妈妈的肥臀,右手在自己的裤裆在打手枪,小叔的左手还不时掀起妈妈的短裙,看着妈妈的小内裤,终於,小叔射了,射在自己内裤上,可能他怕给妈妈发现吧。

之後他装没事,跟大家有讲有笑。不时还偷看着妈妈。

回家後,我拉妈妈去旁边,

「怎样了,又忍不住了,不可以啦现在,爸爸姐姐都在家」妈妈说「不是啦,刚刚在花市你有感觉有人摸你吗」我说「没有阿」妈妈说

「我刚刚看到小叔摸着你的臀部,打着手枪」我说「不是吧,小叔不会吧」妈妈说

「真的是,我都亲眼看到」我说

「那没关系啦,都给他摸完。」妈妈说

「妈妈,我想…我想你诱惑他做爱」我说(我现在不知道为什麽想看着妈妈给人干)「你你疯了?」妈妈惊讶的说

「你不答应我,我以後不干你」我说(之前也有说妈妈性欲很大,每天不干几次,她会受不了)「那我们2人做爱就好啦,为什麽你要我跟小叔做?」妈妈说「你不答应,我除了不跟你做爱,之前的片子我都给所有人看」我说(有时跟妈妈做爱会有拍片)「你…你…」妈妈有点气的讲

「求求你啦,妈妈答应就好了。」我撒娇的说

「UM…可是被人发现怎麽办」妈妈说

「怕什麽,你只是间接诱惑他,被人发现的话,大家都会认为小叔强奸你的」我在游说「那…那好吧。」妈妈说

我跟妈妈有一天去买几个针筒摄影机,

现在全家每处都拍得到,

某天,我打电话给小叔

「小叔,你会不会弄水龙头?」我说

「会阿,你家水龙头坏掉了?」小叔说

「是阿,我现在在街上,妈妈刚才打给我说,家里厨房的水龙头坏掉,你现在有空去帮一下吗?」我说「喔,可以阿」小叔说

「那谢谢罗。」我说

其实我在家里,我在自己的房间锁着门等着,家里的水龙头是我自己把它弄坏过一阵子,我看着摄影机(现在我用的可以同步播放)小叔来了,进去厨房

「来了,快点来帮一下,我都被喷湿了」妈妈说只见小叔呆住,看着妈妈,

妈妈全身都湿透,我故意叫妈不要带着奶罩,妈妈下身穿着一条被我改装的短裙,还穿着红色的丁字裤,小叔看着妈妈的大奶,因为湿透,都看得到奶头的形状。衣服也是低胸的,半球乳房都露出来。

「小叔,怎麽了?」妈妈说

「没事,嗯,我现在来弄。」小叔说

妈妈走出厨房,在大厅坐下来,

我看见小叔一边弄水龙头,一边手摸着鸡鸡,可能忍不住刚刚的画面。

之後小叔很快弄好,就出去大厅。

「嫂子,我弄好了。」小叔说

「真棒!先坐一下吧。」妈妈说

之後妈妈故意拿着椅子放在她对面,

「坐吧」妈妈说

「好,谢谢」小叔说

然後他们坐下来後,小叔看着妈妈白白滑滑的长腿。

妈妈知道小叔在看她,故意打开大腿来坐。

小叔一下就看到妈妈短裙下的内裤,

红色的蕾丝,小穴的位置还微微鼓出来,

小叔看着还偷偷摸着自己的鸡巴,

在妈妈的内裤,还有几根阴毛突出来。

妈妈跟小叔的小谈,小叔的眼光从来没有离开妈妈的身体,湿透的衣服,突出的奶头,低胸露出的半球,还有短裙下的内裤。

「我先打扫一下,你先坐着吧。」妈妈说

「好吧。」小叔说

妈妈在打扫了一下周围,之後拿着毛巾抹地板,妈妈背向小叔跪在地板,妈妈故意翘起美臀,

短裙本来就很短,所以妈妈的美臀整个都被小叔看着,整个翘臀都向住小叔,还穿着丁字裤,

小叔一边看着,那手早已忍不住在打枪,

小叔套着套着,头还伸过去,仔细看着妈妈的翘臀。

白滑的翘臀,性感的丁字裤,我看着都想马上赶走小叔,干上妈妈,不过我还是想看着妈妈被小叔干,反正我很多机会可以跟妈妈做,只好忍一下,在房间打一下手枪。

等到妈妈站起来要转身,小叔马上坐好,手也放好。

之後妈妈跪在小叔下,面对小叔,清洁小叔下面的地板,小叔在妈妈努力打扫期间,眼睛向下看着妈妈,妈妈的低胸衫真是够低,跪下来,整个大奶都看得见,白软的肉肉,粉红的奶头妈妈在打扫之间,那巨乳都跟着跳动,

只见小叔眼光专心的看着,那手不停摆动,

好像想搓妈妈的奶子,又不敢去摸,不时伸缩,小叔的裤子早已胀胀。

「好了,打扫完了,我先去换一下衣服,你先坐坐吧」妈妈说「好吧,嫂子」小叔说

之後妈妈进去房间,

小叔好像有点不舍得看着妈妈回房,右手套动着早已忍不住的鸡巴。

突然,小叔好像看到妈妈的房门没有锁好,

小叔偷偷摸摸的走去门外,

轻轻的推开房门,利用一点门缝看着房内,

这时,妈妈在床上,她用余光看了一下,她已发觉门外的小叔,然後她慢慢脱下衣服,整个巨乳一下弹出,她摸着巨乳,手指甲在上下左右搓动奶头奶头在妈妈自己玩弄下,慢慢坚挺起来,这时我看到门外的小叔早已忍不住,小叔偷看着妈妈,拿出硬硬的鸡巴在套动起来,渐渐,妈妈的右手掀起裙子,手插进内裤里面,自慰起来,「嗯嗯…嗯…」妈妈呻吟着

在妈妈一轮自摸,妈妈终於脱下裙子和内裤,而且还转向门外躺下来,这时妈妈的淫穴整个都被门外的小叔看到,

妈妈再开始搓摸小穴和巨乳,渐渐的,妈妈开始用2根手指猛插淫穴「嗯…嗯…好…好爽…嗯」妈妈叫着

插着插着,妈妈好像感觉不够,居然五根手指都插进去,「嗯嗯…嗯…嗯…太爽了嗯」妈妈叫着

随着妈妈越插越快,门外的小叔也越打越快,

妈妈在猛插之下,一下拔出手指,一汪淫水喷出来,门外的小叔也被喷到,小叔还跪下,饮着地下的淫水,这时小叔也射了,但是妈妈还不够,妈妈拿出一根假阳具,这根假阳具上还布满着一些圆圆的钢珠,妈妈一来就开动最快速度,假阳具转动得速度可快了,妈妈扒在床上,翘臀往向门外,感觉在叫小叔插进去,小叔看着妈妈淫荡的姿势,又慢慢硬起来。

妈妈把转动极快的假阳具一下插进去小穴,

一下,妈妈的身体不停震动,小穴和大腿都在抽搐,可能这假阳具太猛。

「嗯…嗯…好快…嗯好爽…太快了嗯」妈妈呻吟着在这假阳具极速转动,淫水不断的喷出,大腿不断抽搐,「嗯嗯…快受不了…嗯太太快了…嗯」妈妈叫着妈妈这样子的自慰,令我都盯着她而不管门外的小叔,我也开始忍不住要打手枪了。

在我一边盯着妈妈的小穴,一边打手枪的时候,突然,

我发现一根粗大的肉棒,插进妈妈的屁眼,

小叔终於忍不住了,按着妈妈翘翘的美臀,抽插起来。

妈妈感觉到,回头一看,

妈妈心想:终於上钓了。

「小叔!!嗯嗯…你在干吗嗯…」妈妈假装惊吓的说「嫂子,想不到你原来是个荡妇,大哥满足不了你,就让我来帮你吧。」小叔说「小叔嗯…不要…嗯嗯」妈妈呻吟声

「刚刚淫水都喷得我满身都是,还装什麽啦,哇!嫂子,你的胸部真大,又软软的。」小叔说小叔双手搓摸着妈妈那晃动的大奶,肉棒在她的屁眼猛插着,而妈妈手中还依旧拿着假阳具插着她的小穴,整个样子根本就是骚货。

另外,我也渐渐越来越快的套动着鸡鸡。

「嗯嗯…不要…小叔嗯…小叔不要插屁眼嗯」妈妈叫着妈妈嘴上说着不要,身子却随着小叔的插动而摇摆。

可是,小叔这次居然很听话,真的拔出来。

「真的不要吗?」小叔说

「小叔……不不是…我…我要我要…」妈妈像被迫的说着「什麽?我听不懂。」小叔说

「我想想要小叔的肉棒。」妈妈说

「要干吗呢?」小叔说

「我…我要小叔的肉棒…插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