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姐姐对我的性启蒙
姐姐对我的性启蒙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我的性启蒙是姐姐给我的,那一年我还是一位十六岁的少年,在念高一。我的姐姐十八岁,念高三。

那天放学回家,家中没人。一会姐姐回来了,她说天好热,出了汗,她要洗澡。一会她叫我,说是忘了拿内衣裤,要我去她抽屉中拿给她。我就在她的抽屉中找了一条三角裤和小可爱给她拿去。

原来她在淋浴,浴室门都没有关,我进去时她转过身来,让我看到了她的乳房房和阴户。她的乳房不太大,像一对小鸡蛋;但她的阴户很丰满,像一个雪白的大馒头,当中有一条殷红的裂缝,阴阜上有些稀稀的小毛。我的老二马上就硬了起来。

姐姐问我:“要不要一道洗澡?我们可一道淋浴。”我说不要,放下她的内衣裤,我就走出浴室。

一会儿姐姐浴毕,但她并没有穿上内衣裤,赤条条的走过我面前,仰躺在我的床上,两腿像大字般分开着。她说:“弟,你来帮我按摩一下。”

我走去坐在床边,问她要按摩哪里,她拿住我的手按在她的乳房上,她说:“要轻一点。”我便用手掌按住姐的小乳球,慢慢的揉,那感觉真好,像揉面似的。姐闭着眼,轻哼着,似是很舒服。

一会儿姐又拿住我的一只手,盖在她的白馒头似的阴户上,将我的中指捺入她的两片肥嫩的肉瓣裂缝中,说:“揉这里,要轻一点。”哇!姐的肉缝中湿漉漉的,当中像似有一个小肉颗,怪好玩的。

不知怎的,我的鸡巴这时已涨得好大好硬,裤裆顶起像帐棚。姐看到了,她说:“把裤脱下,让我看看你的鸡巴。”我脱下内裤,姐便握住我的鸡巴,手指拨弄我的龟头,我觉得挺舒服。

姐说:“弟,你到我身上来。”我便爬到姐姐身上,姐将腿抬起,再左右张开,她手握着我的鸡巴,放在她的阴户下方的凹入处,她说:“弟,快进去!”同时她也耸起屁股来凑合。

我的龟头好像似钻进了一个好紧、好热、好滑的小洞里,我觉得好舒服,心想:这大概是我揉得合姐的意,姐给我的酬劳报复吧!

姐说:“再顶深一点。”我便耸动屁股向里顶。说也奇怪,我的五寸来长的鸡巴竟全部进入姐的阴户。

我说:“全进去了,下面再要怎办?”姐白了我一眼,说:“你真是个大蠢蛋!”我不知姐为何要这样骂我,姐说:“你动动看。”我便开始耸动屁股,让鸡巴在姐阴户的小肉洞里进出摩擦,姐也耸动屁股,配合我的动作。

我觉得这样做倒是挺新奇好玩,鸡巴虽越来越硬,但也有一种说不不出的快感。我说:“姐,我好舒服,你觉得怎样?”姐说:“好舒服,又好难受!”

我想,姐真是语无伦次,既是舒服,又怎会有难受呢?但我仍是继续耸动屁股,让鸡巴进出摩擦姐的小肉洞,同时也没有忘记讨好姐姐,用手来回搓揉她的奶子。

姐的肉洞虽然好紧,但越来越湿,比刚才较容易抽插。姐闭着眼,断断续续“哎……哟……”的轻叫着。又过了几分锺,姐急迫的说:“弟,用大力……再快一点!”我便照她的意思用力抽插,而且每下都插个尽根。

就这样飞快地干了百来下,姐姐突然大叫:“啊……噢……呀……”她的肉洞里涌出一大股热热的白浆,肉洞壁一张一合的痉挛着,像鱼嘴般的吸吮我的鸡巴。姐的两腿伸得笔直,全身发抖,然后便似泄了气的皮球,瘫软了下来。

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鸡巴停止了摩擦,我轻摇姐的脸:“姐,姐,你怎么啦?没有不舒服吧……”

隔了好一会,姐慢慢的张开眼睛,我松了一口气,放下了不安的心。我问:“姐,是不是我用力太大,把你弄痛了?”姐用手抱住我的头,和我亲嘴,这是我第一次和女人亲嘴,怪好玩的。

姐说:“弟,你好能干!你把姐姐操得欲仙欲死,舒服透了!以后我们要常常这样玩……操姐姐的屄!”

哇!我才知道这样玩叫“操屄”.我答应姐,只要她喜欢,我就一定会像这样和她“操屄”.

姐说:“弟,你还是这么大、这么硬……你还想玩吗?”我说我想,姐抱住我,又把腿抬高,左右张开,说:“我们再来!”

那天下午我和姐一共玩了六次,最后一次我觉得龟头上产生出一阵好奇怪的酸痒,我来不及拔出来,便让鸡巴深插在姐的小屄洞里,龟头一嘓一嘓的吐出了许多热熬浓浓的浆液……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