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与妈妈激情
与妈妈激情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我叫王天,今年20,在一家小公司做职员,暂时和爸妈住在一起,爸爸在一家外企当总经理,常年飞到国外,独留我与妈妈待在家里。

妈妈是附近高中的老师,年纪有37了,瓜子脸上,是一对水灵灵的勾人妙目,樱唇粉嫩诱人,可身体却娇嫩得像20岁的小姑娘般,偌大的乳房挺巧的顶着胸罩,如瀑的长发垂落,她喜欢穿一件T恤配短裙,套上黑丝,那肥硕的屁股陷下去一个乱人心神的股沟。

我曾不止一次的想把肉棒干进她那必然娇媚的阴埠中,妈妈真是个风情万种的成熟美妇人。

我与千娇百媚的妈妈的故事发生一个月前那时爸爸因为工作,出差一个月,因为燥热,我跟老板请假半天,提前两个小时回家了,刚到家门,里面传来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我疑惑间退开门,与躺在客厅的妈妈四目相对,妈妈正横卧在沙发上,浑身赤裸,雪白的肌肤暴露在外,肥乳鼓鼓的,乳头挺立在乳房上,下体也丝缕未着,粉嫩的阴唇口,刺眼的插入了一根粗大的按摩棒,正不断旋转带动那粉嫩的阴唇,发出“嗡嗡”的声响。

电视上正放着我珍藏已久的碟片,熟女妈妈正岔开双腿迎接儿子疯狂的奸淫,呻吟声此起彼伏,妈妈害羞的用手遮住眼睛,娇羞的说:天儿,你,你进屋。”

我看的眼睛都直了,下体顿时膨胀起来,顶在牛仔裤上,那里听得进去,我笑了:“妈妈,你需要找我就行了嘛。”

“不行不行。”妈妈慌了神般摆手:“这样,是,乱,乱来,不可以的。”妈妈丝毫未发觉那粉红的阴唇含着一根按摩棒是多么糜烂,多么诱人。

“可是,妈妈,我下面怎么办?”我弹了弹鼓起来的下体,肉棒猛的弹了回来。性吧首发

“我,我用手帮你,好吗?”妈妈摇晃着那乳房做起来,手扶住我的肉棒,我轻轻握住妈妈的肥乳,妈妈一个激灵,身体颤抖了一下,默然垂头,任由我的行动了。

我解下裤子,妈妈握住火热的肉棒不禁脸红起来,轻轻撸动着,握得我好不舒服,我的手指在妈妈的粉红乳头上画着圈,妈妈呼吸声愈加急促。

我轻轻拉出那按摩棒,“布吉”一声,一股淫乱的声音传出,妈妈浑身一颤“不,天儿,啊。”

随着妈妈一声长吟,一股溪流自妈妈的淫穴中喷涌而出,妈妈居然高潮了!

“妈妈,你好厉害,居然在儿子面前高潮了。”我淫笑着抽出肉棒顶在妈妈的两瓣阴唇上磨动着,肉棒在泥泞柔软的阴唇上,妈妈俏脸潮红,手捂住嘴,娇羞的说:“天儿,我,我们,不可以,那样…”

“妈妈,难道我这样你不爽吗?”我打断道,说着抽动速度加快了。妈妈不由捂住嘴以免发出那令她羞涩的呻吟,她的琼鼻却不可避免的发出“唔唔”的鼻音,显然她快乐极了。

“妈妈,我要进去了。”我猛的对准小穴插了进去,妈妈尖叫一声,“不”,随着她一声轻细的呻吟,我的肉棒进入了一个紧实潮湿的夹缝中,温暖的包裹住我的肉棒。

“我要干妈妈的小穴了。”我特意用淫荡的言语挑逗妈妈,说着前后抽动起来。

妈妈紧闭樱唇,俏脸红得要滴出水来,强忍着不发出羞涩的声音。

电视里儿子对娇媚妈妈的冲击似乎到了极限,如母狗交欢的母子二人,儿子的肉棒在妈妈丰满的肉臀上进进出出,带出缕缕粘糊糊的淫液,冲击着,肉棒的进攻微微延缓下来,一下,抽出,又一下。

我随着那节奏冲撞着妈妈的淫穴,每一次都深入子宫,撞击到妈妈那如唇开合的子宫口,妈妈早已娇喘不已。

妈妈终于控制不住发出那美妙的呻吟,“嗯,唔,天儿,你,好棒…”我双手握住妈妈的芊芊细腰,肉棒在妈妈的淫穴中冲击着,“比起爸爸的怎么样?”性吧首发

妈妈似乎回复了一点理智,无奈摇头:“我,啊~和你,嗯,爸爸,只做过一次,啊,嗯,我真不是个好女人,嗯,居然和,啊儿子,做这种羞耻的事。”说着水灵的妙目居然泛下泪水来。

我有些怜惜得说:“ 妈妈,我爱你,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说着猛烈得冲击着那心醉得淫穴,在一波波妈妈淫水得冲撞中,猛的撞击着妈妈美丽柔韧的大屁股。

“是,嗯,是,妈妈,唔,是,是属于你的,要妈妈!快,快,干妈妈,啊~好棒,真的,天儿,妈妈永远是你的,唔,~啊,啊,嗯,屁股要烂了,哪里好爽啊,哦,嗯。”妈妈语无伦次起来。

“啊”我一声低吼,精液全部射入妈妈深深的阴道里,妈妈早已瘫软在沙发上,无力的呻吟着。

那天我与妈妈舒服的干了整整一个下午,她的阴唇被我干得又红又肿,两片阴唇良久都未能闭上,那淫穴口打开着,收缩着,却合不拢。

晚上又抱在一起美美的洗了个鸳鸯浴,我爱抚着她那娇媚的肉臀,她屁股高高的撅起来,一手扶住浴室的门,一手掰开阴唇,露出那肥美多汁的淫穴,等待我的插入。

我自然不会放过妈妈,再度出击,那个暑假,妈妈整日在家未穿过内衣,每日穿着我帮她买的情趣内衣在家里待着,等待我回家对她疯狂的奸淫。

又一天,我回到家中,妈妈正在厨房中,浑身只穿了一件诱惑的渔网丝袜和一件丝袜上衣,巨乳几欲喷薄而出,粉嫩的乳头有栗子大小,胸前凸起来一块,雪白的屁股又挺又翘。

妈妈听见脚步声,微微转过娇首,美目一闪,娇羞的别过头,柔柔说:“小伟,等下就可以吃饭了。”

我初尝与妈妈情爱的滋味,哪里忍得住欲火,一把搂住妈妈的纤腰,妈妈娇呼一声,肉团被我牢牢握在手中肆意揉捏,妈妈顿时羞红了脸,莹白的小手放下碟子,微微带着哀求說:“小伟,让妈妈先洗手吧,好吗?”

我嘿嘿一笑,说:“让儿子抱你去吧。”说着一把抱起妈妈,双手操在妈妈的白皙大腿根上,如端婴孩小便一般端起妈妈,腿间的巨龙隔着裤子顶在妈妈的双腿间那两片柔唇上。

妈妈害羞得低下头,用手捏了捏我的鼻子,细细说:“臭儿子。”

我抱住妈妈放在洗手池上,拧开水龙头,妈妈伸手洗了洗,我嘿嘿笑了,用手抹了一把妈妈那肥厚的阴唇,捏住妈妈那颗敏感的小豆豆扭了扭,妈妈情不自禁的呻吟一声,双颊泛红,用莹白的手止住我,娇喘着说:“伟…”

“好妈妈,你不愿意儿子帮你洗啊?”

“不是不是,当然愿意。”妈妈连忙说,说完最后那句,娇羞的低下头。

我慢慢的抚摸妈妈的外阴,在妈妈吐气如兰的喘息中慢慢逗弄,手指在妈妈的呻吟中探入了妈妈紧窄的窒洞中,我轻笑:“真敏感的淫肉啊,被儿子逗弄出水来。”说着拔出被淫水湿润的手指,放在妈妈的樱唇前。

妈妈微微闭上灵动的大眼睛,低低说:“臭儿子,老戏弄妈妈。”说罢伸出香舌试探般舔弄了下,便全部含入嘴唇中吸允着自己粘糊糊的淫液了。

我把一手的手臂支撑妈妈肥嫩的肉体,一手解开裤子,露出青筋暴起的肉棒,显然它已经饱受折磨了,我轻轻对着妈妈的渔网丝袜一顶,顶在那深褐色的屁眼上,妈妈娇呻一声,屁眼的褶皱猛的一收缩,她吐出手指,皱眉哀求道:“好儿子,别,别哪里,妈妈怕疼。”说着用手轻轻抚弄我的肉棒,蹲在洗手池上,露出那阴唇,茂密的阴毛下是一条肉缝,令人着迷。

“这里把。”

说着妈妈扶住肉棒送到她的腔洞前“嗯,”妈妈发出一声绵长的鼻音,“好主人好儿子,快,来吧。”

“妈妈,你这个骚货,儿子要进入你淫乱的肉体了。”说着猛的插了进去,肉棒顿时没入肉穴之中,被一层棉花般柔软的美肉紧紧包裹住

“啊,快,嗯,妈妈就是骚货,儿子,快…”妈妈体会着大肉棒在她肉穴里进进出出带来的快感,双目紧闭,樱唇却忍不住上翘,发出一阵阵轻柔的鼻音~“嗯,啊,啊,嗯,呜,好棒,儿子,好棒。”

我一手蹂躏妈妈的豪乳,下体猛烈的进攻,在那腔洞中一进一出摩擦着那湿润淫乱的阴道,紧密的贴合在一起,我与妈妈真是天生一对,性器如此完美的交合。

在一波波浪潮中,妈妈几欲疯狂~

“啊~啊,妈妈,唔,呜呜,妈,妈妈,太,好爽啊,儿子,呜,好棒,妈妈太,啊~,太幸福了,唔,干死妈妈,快,把妈妈,的,淫荡,的地方操烂吧,啊,嗯嗯,唔,好,棒。”

我一边咬牙冲击着,一边说:“骚货荡妇,叫我老公,老公!”肉棒一进一出,帮阴唇带得翻了出来,母子淫乱交合的液体在肉棒和淫穴交合处不断流淌,润湿了妈妈娇小玲珑的屁眼。

“是,是,老公,啊,老公,骚老婆,骚货不行了,唔,好棒,嗯,老公,亲老公,妈妈,要,嗯,唔,要到了~”妈妈开始语无伦次起来,手指紧紧抓住我的肉棒根部。

肉棒几乎挤开妈妈淫荡的肉体,妈妈的子宫口如她的樱唇一般含住我的肉棒,像是轻吻。

“好爽。”我忍不住低吼起来,禁忌的快感在腰间发散开来,肉棒愈加用力冲击妈妈的淫穴,只求获取那短暂瞬息的快感。

“快,啊,妈妈,嗯,妈妈受不,~嗯,呜呜,好棒,不行了,啊~,嗯嗯,妈妈快,嗯,唔,到了,儿,不行了,快,快啊,用力,妈妈要到了。”妈妈几近疯狂淫乱的大叫着,像一个发情的母狗一般。

“我也是。”我咬紧牙关,猛烈的驱使肉棒发起激烈的进攻,像是在战场上不惧死亡的士兵,勇敢无畏的冲锋着。

肉棒的每次出穴,都带出大片粉嫩的蚌肉和粘糊糊的淫水,直捣黄龙般进攻妈妈的娇媚多汁的小穴中,在与小穴的交欢中获取那美妙的快感。

“啊~~~~”随着妈妈一声放肆的呻吟声,夹杂着快乐的子宫喷射出一股浓厚火热的液体,腔洞一阵痉挛,一紧一松,夹住我的肉棒。

我低吼一声,肉棒在强烈的快感中更奋力冲击淫穴,突兀的射出精液喷入妈妈的肉体中,如决堤的洪水一股一股射入妈妈的体内,肉棒一抖一抖的挑逗妈妈颤抖不已的阴道。

娇喘片刻,妈妈含春潮红的脸不由“呀”起来:“臭儿子,你忘记了,你爸今天回来,被你害死了。”我连忙抽出肉棒,一股浓厚的乳白液体慢慢只妈妈的小穴流出来,妈妈脸更红了,用手一拍我的脑袋娇声说:“你这小子。”说罢冲进卫生间换衣服去了。

我想到爸出差今天要回来,连忙用干毛巾擦拭那些淫霏的液体,糜烂的气味却挥之不去,拿空气清新剂喷了n久才搞定。

妈妈从卧室出来,已经换上了一套休闲服,乌黑的长发垂落在肩下,端庄走来,娴静而优雅,我忍不住伸手想抱住妈妈,妈妈“去”一声推开我,咬住樱唇慎怪轻斥道:“都怪你,天天要妈妈不穿内衣,现在穿上身体好…”说到这妈妈的娇嫩肉体不由扭动一下,俏脸立时红起来,我嘿嘿笑着说:“对不起啦,好妈妈,我去换衣服,你快做饭吧。”

8189字节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