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酒吧激情
酒吧激情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我叫赵杰,今年24岁,是C市火狐酒吧的调酒师,作为一个新兴的时尚职业,我的身份在30岁以上的人的头脑里并没有什么概念,但寻求刺激和新鲜感的年轻人还是比较向往的,特别是那些处世不深、追求时尚的小姑娘,看着瓶子在我手中翻腾飞舞,品着我精心调出的各种饮料,听着我讲解各种材料形成的不同口感,不一会就开始眼冒金星,所以,和所有的调酒师一样,我并不缺女人。

今晚和往常一样,玄幻的灯光、火爆的音乐为寻求放松的职场男女和寻求刺激的欢场丽人们提供了一个为所欲为的平台,我在吧台后精心为眼前的这位美女调酒,她叫杨颖儿,26岁,是C市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老总的女儿,刚刚大学毕业两年就替她父亲管理着4家分公司,平时工作很忙,每到周末就会到火狐酒吧和她的几个朋友放松一下,今天有点不同,都坐在吧台前快一个小时了,还是没见到她的朋友们,另外,她看起来心情也不太好,已经喝了不少。“颖儿姐,今天你朋友不来吗?”,我给她又倒了一杯“雪片”,君度的醇香、奶油的乳香混合成一种令人迷醉的甜味,“凯子”她一饮而尽,然后略带醉意的看着我说:“我们认识几年了?”,我想了想说:“从我到这里工作一直到现在,快2年了,你今天怎么了?”,颖儿姐没有回答我,“来几杯烈点的酒,我想醉。”看着她火红性感的双唇,迷离幽怨的双眼,我的心中一动,但是想到她显赫的家世,不觉又有点自惭形秽,“颖儿姐,今天差不多了,你该回家了”,“不要,我不要回家,我要喝酒!”。颖儿姐的整个趴在了吧台上,摇着手中的空酒杯,明显已经有点醉了,我赶紧走出吧台,从后面抱住她,防止她滑下椅子,不经意的,左手从后面揽住了她的小腹,右手居然直接盖住了她的左乳,34D,我脑中闪过几个大胸妹妹的影子,然后将错就错,把她抱着拖到了我的休息室,叫了个小弟顶班,拿了瓶朗姆酒和两个酒杯,我回到了休息室。

颖儿姐还按照我刚才放下她的姿势趴在我的床上,黑色高跟鞋,半透明长袜,黑色的职业套装,贴身的短裙几乎束缚不住她的臀部,由于刚才随便放到了床上,裙子后面掀起了一角,若隐若无的看到浑圆的大腿露出了裤袜的上边,一抹如凝脂的肌肤隐隐透着粉色。也许是感觉到了我犹如实质的目光,她动了一下,然后准备翻过身来,我赶紧过去扶住她,“颖儿姐,小心点”。她坐了起来,看了下周围的摆设,“你的宿舍?”,“休息间而已,也不是我自己的”,我回答。颖儿姐看到我拿来的酒,指了指,说:“凯子,来,我们继续喝”。我说:“颖儿姐,要不今天别喝了,我送你回家吧”,“不要!”,她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拿起酒瓶酒杯,先给自己倒上,然后递给我酒瓶,挑衅的看着我,无奈,陪她和了起来。

凌晨1点多了,她已经醉眼迷离,是时候了。我假装无意的坐到她的旁边,拿掉她手边的酒杯,“别喝了,我送你回家”‘右手穿过它的右侧腋窝,指尖已经透过她的内衣,感受到了34D大胸的弹性,她迷迷糊糊的不知说了句什么,然后就一下趴在了桌子上。妈的,怎么睡着了,酒量比我预想的差一些,看着这样的尤物成了个待宰的羔羊,我的老二已经支起了高高的帐篷,妈的,管不着了,先爽了再说。我反锁了休息室的门(酒吧惯例,无论哪个员工发现这个门被反锁了,都知道里面在发生什么),然后把她平放在休息室的床上,开始我精彩的一夜。我个人并不喜欢脱光了办事,套裙、上衣、衬衣一件件被我扒了下来,扔到了旁边,颖儿现在平躺在床上,披肩长发散在一边,红晕的两颊衬托的她秀美的瓜子脸更加妩媚,我躺倒在她的旁边,先来了个热吻,双手在她柔软的小腹来回磨砂,她潜意识的想推开我,我乘势沿她的耳珠、颈侧亲了下来,内衣几乎束缚不住她34D的胸部,解开她的内衣,那对豪乳立刻跳逃出束缚。左手盖在她左的乳房上,我用舌尖挑拨着她右侧的乳头。她的皮肤柔润滑腻,不忍释手,乳头在我灵活的挑逗下慢慢的鼓了起来,甚至连粉红色的乳晕上都生出一层细小的颗粒。我放出自己的老二,在她的臀侧轻轻地磨擦,整个头部埋到她的柔软的小腹中,体会那种馨香。颖儿在沉睡中有点迷离,握住我老二的手轻轻的紧了一下,难道她醒了?趁着她半睡半醒的迷糊,我迅速掰开她的内裤,把手覆在她的整个阴部。任何动物都有本人,即使人是百灵之长,但也绝对无法克服自己的本能,对于女性来讲,即使面对的是自己刻骨仇恨的人的挑逗,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本能。不言而喻,颖儿的下体已经濡湿一片,我在她的外阴部轻轻地磨砂了一会,用湿润的拇指、食指开始进攻她的阴蒂,她的身体轻轻地颤抖起来,偶尔还会抽搐一下,但她的双眼始终没有睁开,我实在判断不出她是因为醉了没有醒,还是在继续装睡。通过这一阵的挑拨,我自己也有点抑制不住了,迅速下床,拉开拉链,分开她穿着丝袜的笔直玉腿,奋力把我的老二送到了她的下体,她鼻中一声闷哼,然后随着我抽插得动作,轻轻地呻吟起来。看来这个有钱有事业的美貌女郎平时性生活并不多,阴道内紧窄、濡腻,我将近8寸的老二进出起来比较费劲,我一边九浅一深有节奏的抽送,一边双手拂乳、口尝香舌,忙的不亦乐乎。大概过了20分钟,随着一次次深入的接触,我畅快的在她的下体深处爆发了出来。她虽然偶尔有所迎合,但自始至终都没有睁开眼睛,好吧,就让你继续当鸵鸟好了。我给她一件件穿上衣服(我喜欢做爱的时候给女士脱衣服,看着她的身体在自己手中一点一点的显现,感觉十分刺激),但是给女士穿衣服还是第一次,感觉也有另类的刺激,特别是给她穿裙子的时候,感觉到她挺翘的臀部出众的弹力,真为没能来个背入式感到遗憾。穿好了衣服,走出休息室,锁好门,继续我的工作。

凌晨3点,我工作时间到了,准备下班,来到休息室,颖儿早已经不见了,只有凌乱的床单、淡淡的腥味证明这里刚刚发生过什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