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女朋友和她的闺蜜
女朋友和她的闺蜜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老狼十八岁时开始正式交女朋友,第一个女朋友是邻家的一个小 妹 妹,比我小几个月,我是年底出生的,所以她顺理成章的也就是小 妹 妹了。小 妹 妹名字叫妮。个子一米六三,身材高挑,体重五十公斤。三围有三十四,二十四,三十六。 

因为是从小一起玩耍长大的儿时伙伴,开始时两人也没啥感觉。因为女孩子比较早熟,也可能是遗传的缘故(她的妈妈、两个姐姐也是肥臀丰乳的),所以妮到了十四、五岁时胸前就是鼓鼓的,到了十六、七岁的时候就已经是胸前伟大。再加上夏天她喜欢穿着紧身背心、短裤,更显得波涛汹涌的。 

她家有一个哥哥,比我大一岁,虽说比我大一岁,不过个子比我还矮小。那时候我们几家人同住在一个大院子里面,邻居间都是相当熟悉的,有事没事都是经常串门。我跟她哥也是死党,经常在一起玩耍,一起到河边、海边游泳。有时候我们去游泳,妮也跟着我们一起去河边、海边嬉水,帮忙看管衣服。 

在老狼十 六岁、妮十 五岁那一年的夏天。假期里,跟往年一样,我们三个人又到河边去游泳、玩水。觉得当时妮穿着一件白色的小背心,里面是一个小抹胸,胸前也没看出有多大;小热裤,把屁股包得圆圆的。 

三个人骑着一辆自行车,到了河边,照例还是妮帮忙看管衣服。我和她哥一起脱了衣服,只穿着泳裤就下水了。她哥的水性相当好,几个泅水加自由泳就到了河的那一边,开始在河的那边摸河蚌。我也跟着慢慢的游着,留下妮一个人在河边独自玩耍。 

我向河那边游了差不多有三分一的时候,回头一看,妮在向我们招手。我赶紧往回游了回去。 

问:“啥事了?” 

妮红着脸:“哥,刚才水喝多,我想尿尿。” 

我:“那就尿吧。” 

妮扭扭捏捏的:“哥···在哪里尿啊?” 

我一想,那也是哦。以前都没注意到妮到了河边是在哪里尿尿的。我们在河里面游泳,要撒尿的话都是直接尿在水里面或者是背对着河掏出鸡鸡尿在河提边。 

见到妮跺着脚,弯腰难受的样子。急中生智:“拿起大毛巾递给妮,用毛巾围着,你不就可以尿了吗?” 

妮红着脸接过毛巾,围在腰上,羞涩的转过身,面对着河提,慢慢的把双手伸到毛巾里面解开短裤,蹲了下去,还没完全蹲下去时突然又站了起来,对着我说:“转过身去,捂着眼,不许偷看。” 

我不知所措的捂着眼,转过身背对着妮。妮这才转过身蹲了下去。 

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嘘嘘唧唧声。好奇心使得我忍不住的转过头,透过指缝偷偷的瞄了一下妮,只看到妮雪白的屁股和沙子上的一滩水迹。妮站了起来,边起身边把裤子往上提,吓得我赶紧又转过头去。底下的鸡鸡有点硬梆梆的。 

耳边传来了妮的叫声:“哥,好了,转过来。”我红着脸转过头。 

“转过来。”我只好捂着硬梆梆的鸡鸡转过身子。 

“干嘛捂着?放下手。”松开双手,鸡鸡把泳裤撑起一个小帐篷。 

“哥,你坏,羞。偷看我尿尿。”妮把毛巾一扔,挥着粉拳,朝我追了过来,胸前的一对小白兔上下晃动着。我这才发现妮的乳房是发育得那么的好。 

双眼直盯着妮,一动也不动的。妮跑到我的跟前,使劲的把我往河里面一推。扑通一声,我倒在河水里面,双手自然的把河水往妮身上拨了起来。妮也不甘示弱的跟我打起了水仗。 

一瞬间,妮的身上全都湿透了。妮身上的小背心被河水湿得紧贴着身子,胸前鼓起了两座小山丘。两人就在河边追打嘻耍着。 

不一会,妮的哥哥拿着几个河蚌游了回来。对着我们喊道:“你们搞什么啊,把妮的衣服都弄湿了。赶紧回家去了。” 

妮伸出舌头,俏皮可爱的对着我们扮了一下鬼脸。三人收拾衣服,一路上不停地打闹着回家。 

第二天,我一个人在家做暑假作业,在家也穿得很简单,就是一条四角内裤。突然一双柔软的小手从背后捂住了我的双眼。一股少女特有的气息从背后传来。我猜想一定是那个小 女孩在偷袭我,双手抓着捂着眼的小手,想把手掰开,一具身躯压在了我的背后,脊梁上被柔软的两团肉压着,只觉得一股凉风从脚底下直冲脑门。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背后的身躯也跟着压在我的身上。 

身后传来了妮的笑声:“胆小鬼,看把你吓得。”妮的气息直冲耳边,耳洞一阵发痒,身上不禁起了鸡皮疙瘩,打了一下冷阵,跟尿完后的感觉差不多。 

妮又说话了:“没把你吓得尿尿了吧?”“没有,只是耳朵怕痒。” 

“妮,你的作业做完了没?”“还没呢,还有时间,不急。” 

因为昨天偷偷看了妮尿尿时露出雪白的屁股,说话的时候不敢看着她。 

妮盯着我:“哥,昨天在河边你看到了什么?”“没什么,我没看?” 

“还狡辩,没看的话,哥你的泳裤怎么撑起一个帐篷?”“我···我···?” 

“你看就就看了,也没什么。好看么?”“嗯。”我发出蚊子般的声音。 

“为什么觉得好看?”“白白圆圆的。” 

妮笑的弯下了腰:“还想看吗?”点头:“嗯···嗯···。”摇头:“唔···唔···。” 

“到底要不要看?”妮嗲声嗲气的问道。“嗯。” 

“我让你看看,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谁也不能说,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知道吗?说了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嗯,我谁也不说。” 

“勾勾小指头。”妮伸出了她那纤细的小指头。我也伸出了小指头,两个小指头紧紧的勾住,彼此都往身边拉拉了。齐声道:“拉拉小指头,谁也不许说,谁说谁就是小狗狗。” 

“去,去,把门关上。”妮小声的说。 

转身把门关好,转头一看,妮已经把短裙掀起来,露出一条白色的小内内,小内内没能包住妮浑圆的屁股,两边上都露出了半边屁股。妮慢慢的用双手往下把小内内褪到大腿上,露出了整个PP。 

我舔了舔嘴唇:“嗯,跟昨天一样,圆圆白白的。” 

“哥,看够了没?” 

一阵寂静,我看得目瞪口呆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连妮在说什么我都没回过神来。 

可能是妮觉得不耐烦了,转过身来:“你还没看够啊?”又突然双手捂着前面弯下腰来。妮转身后才发觉自己顾此失彼了。 

这一瞬间也让小狼看到了妮大腿间的一小撮三角形的毛毛。小狼的鸡鸡也忍不住的对着妮行礼,把内裤又撑起了一个小帐篷。 

“哥,你坏,看到我的PP,你就撑帐篷了。”“我还没看过你的鸡鸡是什么样子,刚才你看了我的···,你也要让我看看。” 

“看就看,谁怕谁啊,反正谁也不知道。”说着就把内裤褪下来。妮啊的一声尖叫:“哥,你坏坏,欺负妮妮,你的鸡鸡坏坏的。”脸上红红的,像抹了腮红一样。 

小狼虽然年纪不大可是鸡鸡勃起也还是有十厘米长,只不过年纪小,鸡鸡还是显得很细长的,龟头被包皮包裹着,还没整个露出来,上面只有稀疏的几根毛。 

说着妮把手伸了过来,轻轻的碰了一下我的鸡鸡,我的鸡鸡跳动了一下。我的手也摸了一下妮的屁股,感觉冰凉冰凉的、肉肉的、很结实。妮拨开我的手把裤子提了起来。说“别摸我。” 

女孩子就是霸道,只许自己摸别人,不许别人摸她的。 

看着我一脸无辜的样子,妮低着头羞涩的轻声说:“你让我摸摸你的鸡鸡,我让你摸摸我的胸,好吗?”“嗯,那我要把手伸进去摸的。” 

妮点点头,一手拉着我的手从背心下摸了进去,让我摸她的胸部。一手握住我的鸡鸡,轻轻的抚摸着。 

我这才发现妮今天没有穿抹胸,娇乳挺立着,小小的乳头有点凹陷在乳房上,轻轻的揉着妮的乳房,外面柔柔软软的,像一团面团,里面有团硬硬的东西(后来才知道乳房外层主要是脂肪组成的,里面硬硬的是乳腺)。经我这么一摸,妮的乳头慢慢的挺了起来,乳头周围还有一些像鸡皮疙瘩的东西(后来才知道是乳晕),妮脸上发烫,手紧紧的握住狼的鸡鸡不停的轻撸着。 

因为小狼的龟头还没整个露出来,所以虽然感觉很舒服,但也觉得往鸡鸡根部撸下去的时候鸡鸡有点痛,只有在往龟头方向撸,特别是手指揉到龟头外露的时候觉得鸡鸡好像要尿尿似的。所以往根部撸的时候身体自然而然的也就把腰弯下去。 

妮体贴的问我:“哥,是不是把你给弄疼了?” 

“嗯,往下撸的时候觉得有点疼。” 

“怎么会呢?我看到过大姐撸她男朋友的鸡鸡时,她男朋友怎么看起来那么享受似的?嘴里还哼哼的叫着呢” 

“我也不知道啊,是不是大人的鸡鸡跟小孩子的不一样呢?” 

原来男孩子的鸡鸡大了之后就是这样子,还挺好玩的,怪不得大姐跟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边亲嘴边偷偷的在撸男朋友的鸡鸡,有时还把鸡鸡吃到嘴里面。妮自言自语的说着。 

“那我轻点撸你的鸡鸡吧,你摸我的乳房也要轻点,别用力的揉,里面疼。” 

“嗯。”我们俩就这样气喘的相互抚摸着,谁也不敢有再进一步的动作。大热天的关着门,闷热的浑身是汗。呵呵,就算不是大热天孤男寡女在一起做这事也会大汗淋漓的。 

撸着、摸着。妮突然又轻声的说:“你的鸡鸡头流水了,好脏啊。”把手缩了回去,又把我的手从小背心底下拿了出来。 

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妮,你在哪里?” 

原来是妮的大姐在找她呢。妮把食指放在嘴边:“嘘。”做出了一个别出声的动作。 

我们赶紧整理好衣服,妮把手往我的身上使劲的擦:“你的脏东西还给你,今天的事你记住了,谁也不能说。” 

妮的大姐喊了几声,见没人回话,也就回屋去了。 

妮让我打开门缝看看外面有没人在,透过门缝,外面静悄悄的。妮打开门赶紧跑了出去。假装刚从外面回来。蹦蹦跳跳的回家去了。 

在下来的两年里,我和妮一直玩着过家家的游戏。 

妮的乳房也越来越大,屁股也是越来越翘,身材是越来越性感了。 

我的鸡鸡也日渐变粗变长,龟头也逐渐的整个露了出来,在妮的抚摸下也会射出了精液了。 

两人的毛毛也越来越浓密。相互间也不再满足于抚摸对方了。 

开始时是没人在家时我们会紧紧的抱在一起接吻,边接吻边揉捏妮的乳房和屁股,妮也使劲的撸我的鸡鸡,直到把我撸到射精为止。 

后来发展到我舔妮的乳房、吮乳头,不过妮始终不让我的鸡鸡直接去碰她的逼逼,只是让我用手摸,压在她的身上模仿操逼的动作,有时看我受不了了还会给我口交,用嘴吮出来。 

妮经常偷看到大姐跟男朋友亲热。因而妮对儿时的伙伴有了爱慕之情,而我又处在懵懂的年龄阶段。两人一拍即合。正如歌德:“哪个少男不钟情,那个少女不怀春。” 

到了我十八岁,妮十 七 岁时,看着周围同学都在交男女朋友了,出入成双成对的。我和妮也顺理成章的出双入对。因为从小就在一起长大,双方家长的关系也还不错,所以大家也就都默认了我们的关系。后来妮的两个姐姐也相继出嫁了。 

这样子,我们的的胆子也越来越大,夏天的晚上会经常一起出外看电影,到公园、河边散步的,出去的时候妮一般都是穿着短裙(大、小狼们都懂得的了)。这些地方也就成为我们欢愉的好地方。冬天的时候大多是呆在家里面,白天趁家里没人的时候偷欢,因为妮的两个姐姐都出嫁了,她是一个人住一间房,所以也还是很方便的。 

在电影院里面,我们会找个偏僻的座位坐下来,相拥着接吻抚摸,妮也会趴着给我口交,然后背对着我坐在我的腿上,把鸡鸡插到妮的逼逼里面去,妮在上面扭动着身躯。 

在公园里,低矮的树底下;河边的石头堆里面也是我和妮交欢野合的好地方。 

狼们可能会觉得我们怎么不怕妮怀孕了。其实妮的大姐早就知道我们的事,妮也是经常偷看到大姐和男朋友恩爱才跟着有样学样的,大姐还没出嫁就被男朋友操了好几年,后来被操大了肚子才奉子成婚的。她经常会给妮避孕药。交代妮和我做爱后要记得吃,也骂过妮和我做得太多了,老跟她要避孕药。幸亏几年下来也没有出现意外。妮也是经常吃了避孕药才变得更加丰腴。后来妮跟别人结婚后一直未育,再后来跟着老公移居国外。她的未育不知道是不是跟年轻时过度吃避孕药有关系,此事一直愧疚于心。那是后话。 

有一次我回乡下走亲戚了,她不想跟着一起去,那时候不比现在通信方便,有手机、电脑,是个甚至是连电话都很少的年代。去的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要回来,所以妮也不知道我啥时回家。 

去了乡下大概有十天左右吧。走亲戚回来的路上,想着十来天没操妮的小骚洞,精虫直涌上脑,鸡巴一直处于备战的状态。 

路上雨下个不停,风尘仆仆赶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多了。一想到妮雪白丰满的肉体,鸡巴就硬硬的。 

赶忙洗完澡,冒着雨摸黑走到妮的家门口,掏出钥匙(妮为了我方便晚上去她家,给了我她家的钥匙)开门进去,灯都灭了,以为他家里人都睡着了。 

心里窃喜,想着十来天没操妮的骚洞,今晚正好来个钢枪夜挑美人洞。 

走到妮的房门旁边的时候听到里面轻轻的传来一阵阵熟悉的哼哼唧唧声,心想是妮这些天没挨操受不了在自慰呢,来得及时,刚好来灭了妮的欲火。 

悄悄的打开房门,漆黑中隐约看到床上有一具脱光的肉体,正是这十来天日思夜想的妮在床上辗转翻滚着。手揉捏着丰满的双乳。妮对于我的到来竟然毫无觉察,口中还轻轻的发出“哥,插···逼,妮的···逼···逼痒···,好···几天···没被···哥你·····操了···,想···要你······的···鸡巴···操···。”看着妮的淫态,悄悄把衣服脱了,鸡巴翘得高高的,走近床边,压在妮的肉体上,嘴巴堵住妮的小嘴,手摸妮的肉缝,把妮吓得浑身发抖,定下神来一看是我,边报以热情似火的热吻边对我粉拳乱捶。 

妮把把腿劈开,双手伸下去掰开阴唇说:“哥,操我,快。”用手一摸,美人洞已是洞口大开,里面一片汪洋,挥枪直捣美人洞,一棍直插到底,快速猛插,妮的肉穴迎合肉棒。肉棒插入肉穴发出吱吱声,肉棒抽出肉穴发出啵啵声,肉体撞击肉体发出啪啪声。只把妮操得神情迷乱,摇头摆脑,淫语不断,淫态百出,“我操死···你这小骚逼,十来天没操你,你就自摸了,你是不是···小骚逼。”“哥···,操···我,狠···狠······地操,我···是······哥···的···小骚逼。” 

“啊啊···啊啊啊啊···骚···逼,哥···要射···了···啊啊啊啊···啊。”龟头顶着妮的花心,积聚十来天的精液喷射出去,一股一股滚烫的精液浇在花心上。 

躺在床上,相拥而睡。第二天早上,睡梦中觉得鸡巴头发麻,好像要尿尿一样,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妮早已醒了,正用她的纤手揉捏着龟头。见我醒了,妮趴在我大腿间,用握住鸡巴,撸了几下后,一手揉捏春袋,一手握着鸡巴,伸出舌头,用舌尖在龟头上轻轻的点拨着。 

妮:“哥,这些天你累了,躺着,让我来。”说完跨了上来,跪坐在大腿根部,用肥美的阴唇夹着鸡巴前后扭动身体。鸡巴被夹在肥美湿滑的阴唇中,非常受用。 

妮抬高屁股,手把鸡巴扳起来,用龟头在肉缝间撩拨了几个来回,龟头上沾满了妮的淫水,屁股猛地往下一沉,嘴里发出一声骚叫:“爽···啊啊···。”鸡巴被连根吞没在肉缝里。妮趴着前后扭动屁股,让阴蒂摩擦着我浓密的阴毛叫着:“哦哦哦···操得···我爽···,我的···大···鸡巴···哥哥···。”妮的奶头在我的肚皮上 不停的划过,痒痒的感觉真舒服。我也爽的拍打妮的大腿,屁股也接连的朝上顶起。手伸到妮的腰部,把妮往前拉,妮会意的双膝跪在我头的两侧,逼逼完全露在我的眼前,阴唇微开,肉缝红嫩,甘露晶莹。不禁伸出舌头舔吸妮的阴蒂、阴唇、肉缝。 

妮爽得:“揉···我的······奶···头,快···快······,哦哦···哦···啊啊······,我要···你······吃我···的逼······逼···,舔···舔······我的···豆······豆···。” 

喷出了几股阴精。妮歇了一会,看着我依然硬梆梆的鸡巴,善解人意的躺着让我跪坐在她的身上,倒了点BB油在乳沟上,涂抹均匀后,双手把豪乳往中间挤,用她的豪乳夹住鸡巴乳交起来。鸡巴往前顶,妮就伸出舌头用舌尖舔一下龟头,这样子抽动了几十下,龟头上传来了阵阵快感,把鸡巴从妮的双乳中抽出,握着鸡巴对着妮的乳房撸动着,朝乳房上射出了几股精液。见我射了出来,妮伸手又把鸡巴从根部往龟头使劲的挤了几下,又挤出了几滴精液。妮伸出舌尖舔吃了,又把乳房上的精液在乳房和肚皮上涂抹起来。 

妮一直说男人的精液是女人的最好补品和护肤品。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后来,因为单位离家很远,所以我在离单位不远的地方外面租了一个小单元。妮也隔三岔五的跑来慰藉我的鸡巴。也有可能是怕我出去偷腥吧,呵呵。 

妮有一个死党芳,长得高挑,身高有170,体重差不多55公斤,不过就是打扮中性。让人一看,觉得就是哥们。 

妮跟我说起芳跟表哥有过一段不伦之恋。后来谈了几个男朋友,也都和他们都上了床,前年结的婚。 

一天,领导出差,下午提前下班回到出租屋,打开房门后听到洗手间里面传来了一阵淋水声,以为是妮来了后在洗白白,不过也觉得有点奇怪,平时妮在这洗白白都从不关门的,难道今天又有什么新花样。 

进了房间里面脱了衣服,只穿一条内裤就出来,悄悄的打开洗手间的门,一个高挑的女人转过身来。她啊的一声尖叫,我也吓了一跳。原来不是妮,而是她的死党芳。芳见到是我,、抓起毛巾捂着胸前和下体。我也赶紧把门给关上,刚才芳不大但也还够坚挺的奶子、尖尖的乳头、结实的屁股、光亮的耻部在面前一闪而过,也真的让人浮想联翩。一会,芳开门出来了,穿了妮的一件白色睡裙,里面是红色蕾丝套装内衣,芳红着脸说:“妮下去买菜了,她以为我没那么早回来,所以先去洗澡了”。我坏笑着:“你脱了衣服,还真差点认不出来。平时也不觉得你有那么好的身材,今天大饱眼福。”“死相,全身上下都让你透了,得了便宜还卖乖,等会妮回来我向她告状,说你欺负我。”说着自己也喀喀的大笑。 

一会,妮提了一大袋东西上来。在厨房里,妮跟我说芳跟老公吵架赌气了,要在我们这住几天(妮的家芳的老公知道在哪),让老公着急几天再回去。我笑着:“没关系。” 

晚上,妮做了几道家常菜,芳说还要喝酒,我赶紧下去买了白酒、啤酒上来。 

“喝啥酒,白的?”“随便那种都行。”三个人开始喝酒吃饭。你一杯我一口的。饭还没吃完一瓶酒就见底了。 

见到白酒喝完,我要下去再买。芳:“不用了,就喝啤酒。”“不能混着喝,会醉的。”“就是要醉。”见到芳执意不让我下去买,也就作罢。开了啤酒后我和芳又继续喝,妮说等会还得收拾东西,不再喝了,等收拾完了后再喝吧。三人把饭菜收拾完了后,妮收拾残局。 

芳坐到了沙发上,喘着气,胸部一起一伏的。“喝多了吧,芳?”“没,还能喝。”看来芳真的是借酒浇愁,一醉方休。殊不知,借酒浇愁愁更愁。 

没办法只能舍命陪女子。跟芳又喝了起来。妮洗完碗碟后。也一起陪着芳喝啤酒了。 

都说心情不好喝酒最容易醉。一点不假。芳再喝了几杯就受不了了,妮扶着芳想到洗手间去,妮一个人有点觉得很吃力:“快点帮忙。”赶紧帮着把芳扶到洗手间去。芳吐了出来。 

妮说:“今晚我和芳一起睡,你当厅长。”两人又把芳扶到房间床上去。妮把我推出来,把门关了。一会才走了出来。 

妮一出房门,我抱着妮就亲,妮也有点醉意,猴急的把我的裤子往下拉,我也把妮的衣服都脱光了。躺在沙发上,妮掏出鸡巴就含到嘴里,使劲的吸吮。 

对着面前雪白的大屁股,用手扣股沟,下面的那道肉缝。嘴巴也往上贴了上去,吮吸妮的阴蒂,用舌尖插洞洞。妮的穴流水了。 

妮坐了上来,用手把不够坚挺的鸡巴往洞口塞,鸡巴头在肉穴里面做活塞运动,双手伸到前面托着吊在胸前的大乳房。酒后的鸡巴就是不够硬,龟头也有点麻木,没那么的敏感,所以操了很久还是没有射意,妮酒后女上位做着也觉得很累:“累死了,受不了,不玩了,我都想睡了。” 

说着起身抓了地上的衣服就往房间里面走去。我裸着身子就在客厅打着呼噜睡着了。 

半夜又被尿憋醒了,翘着鸡巴到洗手间,尿完后模模糊糊的我想要继续完成春秋大梦。谁知道还是习惯性的走到房间里面把床上裸着的人推了进去一点,搂着倒头就睡。 

嘿嘿,我搂的其实就是妮,没搂错老婆,操错逼。 

半夜,芳酒醒口渴起身。喝完水稍微清醒的回来。一回到房间才发觉床上我和妮两个人裸着身子搂抱在一起,我手摸着妮的乳房,妮的手握着我的鸡巴。 

芳就算是见过世面的女人,面前的一幅活春宫也让她心跳不已。富于心计的芳心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用双手拍打我和妮的屁股,把我们拍醒后大声的说你们羞不羞啊,一个晚上不做也都受不了。我在床上你们就在我身边操逼啊? 

我这也才看清芳里面的奶罩没有了(应该是刚才妮给脱了的吧),尖尖的乳头若隐若现的。 

被芳拍醒后的妮气得粉拳朝我身上乱捶。胸前的两个大乳房左晃右荡的:“你怎么会睡到床上来的?”“我···我···。哦,想起了,半夜尿完后就回到床上的。” 

芳:“做啊,你们继续做啊。”“让我见识一下你老公的功夫,看你是不是吹的。” 

靠,这俩好姐妹平时把闺房秘事也拿出来交流了。说不定今晚的事就是她们特意安排的。 

妮:“你也没少跟男人做,老公,我们做就做。”说完低下头就把鸡巴含到嘴里舔弄着。 

虽说跟妮经常做,可现在边上多了一个她的闺蜜,鸡巴任由妮怎么吸吮、舔弄,对妮也上下其手,揉奶扣逼的,可鸡巴就是怎么也硬不起来。妮也有点着急了:“老公,你怎么了,争气点,别让她看扁了。” 

越是着急鸡巴越是硬不起来。芳在边上幸灾乐祸的笑着说:“妮,你得了吧,你看,那么久了,要不要姐帮你忙啊。” 

妮抬头看着我,我又望了一下笑嘻嘻的芳,芳高挑骨感的身材和丰满肉感的妮形成鲜明的对比。男人就是喜欢尝新鲜、换口味。朝妮点点头。 

妮对芳:“一起来吧。”芳跪在床边,我把屁股移过去。 

芳从妮手中接过软绵绵的鸡巴,用舌头把鸡巴挑起来含到嘴里,吸住不放,舌头围绕着龟头不停快速的转圈。这时妮趴在我的胸前用舌尖舔我的乳头。我的手也不闲着,收抚摸着丰乳、捏着小乳头。 

在妮和芳上下夹攻下,鸡巴渐渐的硬了起来,屁股也往上顶了顶。 

芳见到她的努力开始奏效,信心骤增,立马加把劲,灵活的舌头时而舔马眼,时而用舌头在龟头上转几圈,然后再含住龟头,吸吮几下后连根吞没,顶着喉咙。顶住喉咙的时候用两个手指顶住我的会阴处和菊花。在妮灵巧的舌头攻击下,刚才软绵绵鸡巴现在又一次昂首挺立,像早上升起的一面旗帜。 

妮感觉到我的屁股在往上顶,回头望了一下,见到鸡巴挺立,跟着转身伸嘴含住芳手中的鸡巴,吸住龟头轻轻的咬住,芳低下头舔春袋,把蛋轮流含在嘴里面吮,从鸡巴根部往上舔 

两条舌头像在给鸡巴洗澡,上上下下都舔遍了。 

两个人分享着一根大鸡巴,你一口我一口的吞吐着。芳吸住龟头时,妮就舔着棒棒;芳舔棒棒时,妮就吸鸡巴头。两个小嘴同时吸住半边龟头,把我爽的屁股使劲的往上顶。 

芳见到鸡巴已经是足够坚挺、跃跃欲试,赶紧爬上床来跪坐在我的大腿根上,用她没毛的玉鲍(用鲍鱼来形容女人的逼逼其实也只是形似,没有达到神似的程度,如果大小狼们吃过粤菜里面的青口,就知道女人的逼逼跟青口里面肉的形状是相当的神似的)把鸡巴压倒,用两片大小阴唇夹着鸡巴摩擦着,湿滑的阴唇夹着鸡巴做相对运动。 

妮看到芳的阴唇摩擦着鸡巴,跪坐起来,搂着芳亲吻着,两双手相互抚摸着对方的乳房。豪乳碰撞玉乳。我也只能用舌头舔、撩着妮的肉穴。手揉拍着妮的丰臀。 

芳双手捧着妮的脸亲吻妮的嘴唇,抬高屁股;妮善解人意的一手握着鸡巴,一手掰开芳的阴唇,把鸡巴对准芳的肉缝,芳扭着结实的屁股慢慢坐了下去。“啊···。”一声摄人心魂的淫叫声从芳口中发出, 

芳双手搭在妮的双肩上,屁股上上下下的套弄着鸡巴,坐马吞棍,棍棍直捣花心,芳的嘴里一直发出:“哦哦···耶耶···,我操···我···操······你···的······鸡······巴。大······鸡巴···哥哥···,你的鸡···巴···插到我···的花心···了,又麻···又痒···,我的···洞···洞······好久···没······吃···到······大···肉棒···了。” 

妮的手间中还伸到鸡巴和玉鲍的结合处揉捏着。嘴里含着芳的乳头断断续续的叫道:“哥,操···芳姐···的···玉······鲍···,哥,你···舔得···我的···小肥···逼··爽···爽······,啊···啊···啊······哦哦···。” 

“我被···你···们俩···公···婆搞···死···了,啊啊···啊啊啊···啊······。”芳大叫一声,双腿一软,整个人趴了下来,把妮推倒过去,浑身是汗的趴在我的身上,阴道强烈的收缩着,浑身发抖。 

妮见状把芳翻转过去,鸡巴啵的一声从芳紧闭的阴道口掉了出来,妮双膝跪在芳的双肩旁(69),我爬了起来,双膝跪在芳的头两侧,春袋悬在芳的面前,双手扶着妮的大屁股,挺立的鸡巴架在股沟上,把妮两片肥大的屁股往中间挤,夹住鸡巴,前后抽动着。 

妮手揉芳的阴蒂,双手从芳的大腿下穿过,掰开芳的逼唇,低头舔芳的阴蒂。 

芳回过神来,伸手握着鸡巴,把鸡巴对准妮的肉缝,说:“哥,操你···老婆···的肥······逼···。”“啊啊啊···,妮,你舔···我的···豆······豆······,呀呀······舒···服···,别···咬······呀···。”屁股往上抬了起来。妮用下巴压紧紧的着芳的豆豆。 

我听到芳的淫叫声,屁股往前猛顶,鸡巴被妮的肉穴吞没了。扶着妮肥大的屁股,用力的抽插,鞭鞭有力,棍棍直捣花心。有时抽插得太用力,鸡巴掉出来,芳还把鸡巴撸撸几下,舔干净上面妮的淫水,再把鸡巴插到妮的肉穴里面。 

妮在我的猛烈抽动下,也淫叫起来:“老···公,操···妮的······小肥···逼,啊···啊啊······,哦哦哦···哼···哼···。”活塞运动越来越快,妮的肉穴越来越湿,逼水汪汪,淫水潺潺,婉如带泪梨花。妮的阴道壁开始紧紧的夹住鸡巴,压迫越大反抗越强烈,鸡巴更加猛烈的撞击肉穴,随着鸡巴抽动,妮的淫水也被抽带出来(跟手摇水泵原理一样),滴落在芳的脸上。 

芳张开嘴接着滴下的淫水,伸出舌头舔阴蒂。妮揉捏着芳的阴蒂、扣着肉穴、 

妮的肉穴在我和芳的攻击下,如河坝决堤,淫水泛滥。 

芳在妮的蹂躏下,看着我操妮的骚逼,又再来了一次高潮。双脚撑起,耻部顶着妮。 

而我连攻芳、妮两城后也溃不成军、一泻千里。精液一涌而出,喷射在妮肉穴的最深处。妮用阴道夹紧鸡巴,我把鸡巴抽出到只剩下龟头时又插进去,反复几次,让妮紧缩的阴道口把鸡巴里的精液挤出来。 

我瘫倒在一旁,妮趴在芳的身上,精液从肉穴流淌出来,滴落在芳的脸上,芳如久旱遇甘露般,将滴落的精液一滴不剩的用手指刮到嘴里。 

场面淫荡至极,无以言表。 

妮经常偷看到大姐跟男朋友亲热,有了肌肤之亲。因而妮对儿时的伙伴有了爱慕之情,而我又处在懵懂的年龄阶段。两人一拍即合,也在情理之中。正如歌德:“哪个少男不钟情,那个少女不怀春。” 

语出《孟子》----告子曰:“食色性也。仁,内也,非外也。义,外也,非内也。” 也说明了食欲与性欲都是人的本性,无所谓善与不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