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我的第一次是打野战
我的第一次是打野战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我觉得我最近很悲剧,因为我连市的重点高中都考不上,因此父母对我很失望,把我送到镇高中就算数了。我当时对自己也失去了信心,对自己自食其果无能为力。但那时出现了她,我发现自己改变多。 

她是我在中考完后在公园里认识的,我当时情绪坠入了最低谷,因此想到公园里散散步。我就坐在公园的凳子上,发着呆。 

忽然鼻子里钻进了一阵香水味,我缓缓抬起头看着那位香水味的主人,她也看着我,我当时就呆了,她的皮肤是我见过的所有女生中最柔滑、最细腻的,一双大大的眼睛,那瀑布般的三千黑丝垂落在肩上,还有那犹如樱桃般的小嘴,我突然有种冲动吻她,但我没那么傻,我忍住了,我的视线缓缓下降,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连衣裙,胸前似乎还没有发育成熟,但却缓缓隆起,形成了一道优美的弧线,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被一条丝带束缚着,让我不禁想入非非,但我迅速的回过神来,她似乎发现了我在想什么,不禁掩嘴轻笑,那银铃似的声音不断的在我脑海中飘荡,我当时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征服她! 

但我没过谈恋爱的经验,只有猥琐的AV中学到的性爱……我当时啥想法都没,脑袋乱哄哄的,但尴尬很快就解除了。 

她问我:“你在干什么啊?” “没、没什么。那个,我认识你吗?” 她听了后翻了翻白眼,“你居然把我忘了?” “呃、” 我一时语塞,只能摇了摇头,“我可没见过你这样的美女。” “哼,嘴巴还是那么甜,算了,告诉你吧,我是你小学同学。” “呃,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小学同学可没有一个像你哟。” 

“切,女大十八变,我问问你,你小时候是不是暗恋一个戴眼睛的女孩?” 听了这句话我不禁睁大眼睛:“你怎么知道?”话一出口我不禁后悔了,这不明摆着承认了嘛,在小学时,我确实偷偷的喜欢过一个女孩,这我连最好的哥们都不知道呢,她又怎么知道,“嘿嘿,我就知道。” 

说完,她从连衣裙得兜里拿出一副眼睛,在我目瞪口呆前戴上,“什么!!你就是她!”我悲剧了,我心一下沉到谷底,这下没戏了,她叫芬雨,小学成绩非常好,但由于我的一厢情愿,总是和她过不去,也许我只希望引起她的注意,我害怕因为这样而和现在的她产生芥蒂,但我又糊涂了,她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难道她也…似乎知道我所想,她弯下腰,脸距离我还有几公分,我呼吸不禁加速,这个小妖精,小时候她也没有这么诱人啊! “嘿嘿,小色狼在想什么?” 她的眼睛一眨一眨的,长长的睫毛似乎要触碰到我,我他妈的居然没忍住,把脸向她冲过去。双唇紧紧得贴在一起,我舌头快速地伸进她的嘴里,她似乎没反应过来,任由我进攻,但很快,她就紧闭牙关,把我舌头的进攻紧紧封锁住,双手不断地抵在我的胸前,但我紧紧的抱住她,不让她挣脱我的怀抱。僵持了几分钟,似乎她放弃了抵抗,反而把她的丁香小舌与我的舌头紧紧缠绕在一起,我们互相品尝着对方的甘液,由于是清晨,所以不怕被人看见。不知过了多久,紧紧的双唇终于分开,我眼睛冒着亮光,我的猜测是对的,她也喜欢我! 

但我迅速冷静下来,她却似乎像没发生似的。“你变大胆了嘛,小时候又不见你那么主动,害得我好无奈。对了,你貌似心情不好啊?”我不禁沉默了,她成绩一定上重点了吧,或许我真的配不上她。“怎么不说话了?”“呃,嗨,没什么,不过考不上重点罢了。”“啊!你爸妈一定很生气吧,那你去哪里读?”“嗨,一所垃圾学校罢了,你呢?”她紧紧盯着我,突然她踮起脚,把我抱住,“别装了,小学那么多年,你以为你真的变了么?”我不语,嗅着那柔和的发香。 

从那以后,我就常常与她清晨在公园里聊天,但该来的还是来了。 

“明天就开学了,怎么办?”“看来要分开一段时间了。”我看着她,她还是那么美。半个月,不多,但却勾起了小学那清纯的爱恋。我张开双手,准备给个最后拥抱,她却冷不防的踮起脚亲了我的右脸,我停在半空的手臂也顺势抱住了她,她今天穿得很薄,我的手停留在她的腰际,那柔美的触感让我的手缓缓向下,由于俩人的舌头还在纠缠,似乎她还没有发现,最后我的手覆盖住了她的香臀,感受着那动人心弦的手感,还有那淡淡的体温。渐渐的我大胆起来,双手不停地在她身上游走着,她身体也随着我的双手而摇晃,犹如一条美女蛇般。 

我迅速的看了看周围,发现有一片草地隐藏在树丛中,我不禁的淫荡一笑,芬雨看着我,也许知道我所想,脸蛋不禁抹过一缕绯红。也许青春期的压抑,她也不反抗,我直接把她抱起来,那柔若无骨的身体让我下体迅速顶起了帐篷,我不禁有些尴尬,这可是我的第一次啊,虽然飞机打得也挺多。芬雨由于视角问题,并没有看见我的帐篷,呃,我看着芬雨那细致的脸蛋,不禁又深深得吻住她,这次她甚至比我还有些疯狂,当我还在享受这浪漫香吻时,突然脚踩到了公园的体育设施,我不禁把芬雨扑在柔软得草地上,呃,手覆在她的柔软小白兔上,芬雨一惊,急忙摆脱了我的魔手,我脑袋的理智似乎也被欲火烧干净了,我开始有些疯狂起来,双手直接把芬雨得肩带扯下,露出那苹果般柔滑的肩,我把嘴巴靠上去,吸允着,然后双手缓缓地把她的裙子褪去。 

芬雨也似乎有些情意萌动了,她帮我解开衬衣的纽扣,露出那宽阔的胸膛,她轻轻的用牙齿啃着,我顿时感到一阵颤栗,我一只手游荡在她的胸上,用力扯去她那粉红色的胸罩,顿时她的小白兔散发出一股幽香,我深深的吸了一口那混杂着青草的香味,看着她那尚未成熟的小白兔,那粉红的乳头,似乎在召唤我似的,我把头埋在她的双乳之间,感受着细腻的摩擦,我的双手也不自主的伸进她的小内裤,摸到了那细细的阴毛,再缓缓向下,似乎触碰到了一个小肉蒂,芬雨突然全身颤抖了一下,那应该就是阴蒂吧,我对那里虽然没有真正看过,但AV上也学到了不少,我学着他们,把阴唇分开,中指伸了进去,感觉非常温暖,中指突然触碰到了一层隔膜,那就是处女膜吧,芬雨果然还只是个处女(虽然我也是处男),我迅速把俩人最后的衣物褪去,看着芬雨那如同碧玉般的身体,不禁感慨,第一次居然是野战,还是一个美女,并且那么简单,我终于要i告别处男了! 

芬雨眨着眼睛看着我那昂首的巨龙,她指了指那,“能进去吗?应该很痛吧?”“可能吧,我会小心点的。”话没说完,我就涂点口水在JJ上,准备开始进攻。 

的龟头顶住她的小穴时,感觉龟头带来的感觉非常舒服,我一手抱住她,一手把JJ对准小穴,缓缓探入,当顶到薄膜时,芬雨喊道“痛,痛,轻点。”我没办法,只好轻轻吻住她的双唇,等她身体稍稍放松时,我腰际一扭,直接贯穿了她,她的双手紧紧抓住我,靠,真他妈的痛啊,不知是她痛点还是我更痛…  我继续深入,芬雨的小穴很紧,把我的JJ全部包裹住,和手淫的感觉不同,龟头的感觉更为刺激,阴道的褶皱更让我抓狂,她的小穴分泌出爱液,使我插得很轻松,我不停得扭动着下体,享受JJ带来的快感,犹如狂狮般凶猛。 

皮肤也从雪白缓缓透露出嫩红,微微张开的嫩唇发出细细的呻吟,不断刺激着我神经,芬雨也随着我疯狂的进攻水蛇腰也在扭动着,突然我感到了要射的冲动,我立马停下来,几乎还差一点就要射出来了,我擦了擦汗,把芬雨抱起来,让她坐在我JJ上,我看到有丝丝血迹在芬雨身上,不禁有点心疼,“还疼吗?”“不,感觉好爽啊,继续啊!”我一时无语,担心看来是多余的了,她就骑在我JJ上,她不停地上下移动着,我也不停扭动着,这样我JJ插得更加深,龟头带来的快感也更加丰富,最后俩人似乎丧失理智似的,在疯狂地扭动身体。  突然龟头感到一阵热热的液体浇上,我知道她高潮了,我也忍不住了,低声一吼,JJ抽搐着,射出了一道道雪白的精液。芬雨翻了个身,轻轻抱住我,“以后我就是你的了。”我抱着那柔若无骨的身体,回味着刚才的一切一切…… 

第二天就开学了,我得知她去了市重点,不禁有些感慨。从那之后我和她也常常出来玩,偶尔心血来潮也会做下爱,但没以前那么冲动了,做爱时还会带套,说什么药不安全,但那时第一次的野战,我将永远难以忘怀。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