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狂虐富家女
狂虐富家女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这是一个周末的中午时分,Kitta按响了富豪大酒店703号房的门铃。

Kitta是这家五星级酒店老板的千金,二十三岁,168公分的身高,花容月貌,身材凹凸有致,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她一头拉得笔直的披肩发,印着大笨熊的T恤配特意磨破的牛仔裤,衣着虽休闲,却散发着高贵的气质。

Kitta连续地按响门铃,却久久不见开门,不过她并不着急,一手插袋,哼着偶像eason的《一丝不挂》,悠闲地继续按着。

门终于开了,Lee正好一丝不挂,慵懒地伸着懒腰。

Kitta嘿嘿一笑,略带些许邪气,说道:“帅锅,收房租喽。”话音未落,人早已钻进房里。

Lee抱怨几句,不紧不慢地关上房门,走回来,往床上一趴,又睡起来。

“死人,起来!”Kitta啪地一掌拍在Lee结实的臀部,却仍不见他动弹,便顾不上脱鞋,嬉笑着就骑上了Lee的熊腰,粉拳便雨点般打落在Lee的虎背上,弄的他想睡也睡不得。

“好啦好啦!”Lee终于开始求饶,“大小姐,我真的很累,要来也行,自己动手!不过技术不好,唤不醒我的宝贝,可怪不得我。”

“哼,我就不信以本小姐的魅力还有打动不了家伙!”Kitta双手叉腰,没有丝毫退步的意思。

“哈哈,看来Kitta小姐真的是阅历丰富了。”Lee笑道。

Kitta自知言语有差,哪知Lee真敢出言讥讽,小嘴一撅,狠命地拧了Lee一下,道:“谁有你经验丰富,说!昨晚和谁开战了,战了多少个回合。”

“嗷~~~”Lee配合喊着痛,道,“好了,大小姐,抬个身,我转身。”

Kitta嗔下,也知道Lee这行的规矩,原本也只是随口问下,便下得床来,脱起身上的衣物来。

Lee转个身,呈个大字型,懒懒地躺着。

Kitta将牛仔裤、T恤、胸罩、内裤脱下扔了一地,终于一丝不挂。她欣赏起几米外的镜子里的自己,调皮地发出啧啧的赞叹。

“哼,一个手能握住俩,得瑟的啥?”Lee冷笑道。

“哈,坏家伙,哪壶不开提哪壶!”Kitta料得Lee会嘲笑自己胸小,趁机嘻打上床,直捣黄龙,将Lee的命根子带卵袋一把抓住,冷冷笑道:“看你还敢对本小姐无礼不?”

即使胸围不大,Kitta光滑细致的肌肤下,没有一丝赘肉,身材亦属上等,加上年轻貌美,Lee哪里抵挡得住诱惑,原本已经蠢蠢欲动的肉棒,彭地一下翘得坚挺无比。

其实Lee只是贪睡,精力却旺盛得很,也就是他经验老辣,加上与Kitta经历多次,若换成一般人,如此美女当着你面脱光衣服,命根子还不硬到爆炸。

“哼哼,这家伙可不会说谎,见得本美女,立刻乖乖就范了!”Kitta得意的就快飞上天花板。

Lee唉地一声,单手捂脸,故作失望的样子。

这番嬉闹,二人的情趣已起,Kitta便俯身把玩起那硕大无比的内棒子,开始为Lee口交。

kitta第一次见这玩意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二十多公分的长度,自己手腕粗细,青筋乍现,好不凶恶。当时自己简直不敢想象这玩意进得自己体内得受多大的罪。也确实,那种痛并快活的滋味,至今记忆犹新。

自从和Lee好上之后,其他个公子哥在床上便怎么也满足不了Kitta了,Kitta干脆为Lee准备了这个703房,供他在这里接客,然后自己也方便随时享用。刚才说的“收房租”正是这个意思。

Kitta娴熟的口交技巧令Lee很是受用,他亦不敢怠慢,将一只大手将放到Kitta白皙的翘臀上,到处抚摸起来,过阴部而不入,直弄的kitta心里痒痒。

Lee是床上功夫的祖师爷,调情技巧自然非同凡响。不到一分钟,Kitta便欲火焚身,便如吃了春药一般。

不过Kitta生性要强,哪里肯服软,吞吐几次睾丸,将阴茎扶正,从龟头往根部舔舐,来回几趟,便一口将龟头含进口内,往喉咙根部塞入,再塞入。

“好家伙!”Lee暗叫不妙,他本以为kitta会按老套路来,因此没有刻意地去控制呼吸,却不料Kitta竟然为自己“深喉”,舒服得差点射了出来。

幸好Lee经验实在太过丰富,他将中指插入kiita的蜜穴,快速抽插起来,将下体传来的强烈快感,还不保留地发泄出去。

粗壮的阴茎刺入喉咙,一阵阵强烈的恶心感连续袭入脑门,却无奈想呕呕不出,Kitta难受得汗毛倒竖,浑身发抖,却仍不肯放弃,誓与lee鏖战到底。

lee分散了注意力,射精的欲望慢慢消散,并适应了快感的冲击,他开始施展魔法,搅得Kitta的蜜穴淫水横流。

Kitta本想来个突袭,给lee一个下马威,杀杀他并日里的傲气,却不想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被Lee的中指抽插得直入高潮,再也忍受不住深喉恶心感和下身快感的双重夹击,一口吐出凶恶的阴茎,拉出长长的一丝丝口水。“哈”地一声娇喘,爱液狂泻。洒得床单上、灯橱上、地板上到处湿迹斑斑。

lee却没有饶她之意,继续搅弄着蜜穴,如钻取石油一般,直到最后钻尽最后一滴爱液。Lee才沽渍一声抽离中指。Kitta则像是所有精气被同时抽离一般,瘫软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Kitta小姐,看我的手被你尿湿了。”

Kitta的侧脸羞红剔透,Lee的手就垂在上面,沾满了自己下体的爱液,正顺着中指滴下,一滴滴落在发烫的脸上,径自流进小口。

Kitta眉头微皱,似乎是怪lee欺人太甚,当即拍开他的手,翻身一挺便将他抱过来,压到自己身上,嗔道:“哼,本小姐可不会尿床,小子休得胡说!”说话间,已把那雄壮的肉棒子对上了蜜穴口,门户大开,一副请君入瓮的架势。

Lee微微用力,龟头便挤开两瓣阴唇,却突然停滞不前。又故意问道:“那小姐下面哪里来的那么多水水?”

Kitta又羞又急又恨,咬着下嘴唇,眼眶都快红了,道:“不知道!”

Lee知道玩笑开得有点过分了,便俯下身去,凑到Kitta的耳根处,柔声道:“我的天使,我爱你。”

Kitta对lee倾心已久,但见Lee浪荡不堪,便心想他早已看破红尘,专做肉体生意,也碍于大小姐面子,只将这份爱意一直深藏在心里。此刻听到Lee说爱自己,虽知只是逢场作戏,亦身心欢畅。

Lee知道时机成熟,狠命一挺,沽渍一声,那粗壮的肉棒挤开层层嫩肉,穿过阴道、宫颈,直抵子宫尽头。

下体湿润无比,Kitta仍感些许疼痛,但正是这些许疼痛无限放大了快感。浑身感觉像是过了电一般,一阵酥麻,舒服得难以言喻,简直濒临失禁边缘。

“唔~~~”kitta不自觉地娇吟了一声。

“Kitta小姐好像很舒服?”lee又开始使坏。

“死人,上你当了啦。”

“难道kitta小姐真的暗恋我?听到我说我爱你,你居然会有感觉。”lee早有怀疑,现在趁机试她一试,不过二人身份悬殊,暗想不太可能。

若此时Kitta承认对lee的爱慕,lee一定真把kitta当成真的天使,疼她爱她,从此洗心革面,好好学门技术,踏实去工作。

Kitta心直口快,又恨自己失言,却哪里肯认。

“你觉得可能么?你只是本小姐的泄欲工具,小样!还不来帮小姐我消去这满身的欲火。”kitta要强,调皮,此时的话语其实只是玩笑,她想调调情,顺便小小报复下,并不知道这已经地伤到了lee的自尊。

Lee了解kitta,知道她没有轻薄自己的意思,只是想调调情罢了,不过心底里已经认定kitta并不喜欢自己,还或许多少有些保养自己的意思,难免感到有些自卑,并有些生气。

Lee心一凉,欲望减弱不少,幸好kitta的下体吸吮得肉棒异常舒服,不然肯定得软掉,如果真那样,kitta定能发觉异常,从而推测出以下的结论——原来浪子lee并没有传闻中那么难以收服。

毕竟Lee还要靠这一行吃饭呢,哪能叫这小妮子发现自己的脆弱。到时候,她大嘴一开,一传十,十传百,自己铁定就没了生意,当即回过神来,道:“好,这回可不许求饶!”说着便展开攻势。

Kitta略微感到了一丝异常,若是平时的lee,一旦进入正戏,他肯定会将气氛营造到最佳,但现在不是,至于哪里有不对的地方,却也说不上来,毕竟lee是情场老手,即使有缺陷,也能立刻掩盖过去。

Lee故作深情地与kitta目光交汇,一手轻抚她的秀发,一手搓揉着她的酥胸,阳物深入浅出,一切都配合着kitta呼吸的节奏。

几十个回合后,Kitta呼吸粗重起来,慢慢变成娇喘,双手拥着lee得虎背越来越紧,下身自动迎合起来,啪啪的下体拍打声渐渐加速加响,听着这令人亢奋的声音,二人的欲望也持续升温。

“快点!”kitta娇喘着哀求,她的下体早已泛滥成灾。

“什么?”lee却明知故问。

Lee其实要的就是这句话,平日里他对那些趾高气扬的富家小姐就有一种莫名的恨,每次和她们做爱,真的是借机泄愤,将她们往死里干。不过kitta是个例外,因为对她有些许爱意,kitta亦和她们不同,顶多就是任性点,调皮点,从来不耍千金小姐的脾气,最重要的是她对自己确实不错。

不过刚才的“泄欲工具”这一说,却让lee暗暗生气,再说其他的富家小姐被往死里干了之后,还愿意找他,说明女人天生喜欢被蹂躏。Lee决定今天不再怜香惜玉了。

“快点,狠狠蹂躏我!”Kitta就当欲火烧坏了神经,完全将羞耻抛开。

“怎么蹂躏?”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lee非得让kitta完全没有气势之后再进攻,然后一举拿下。

“插我,插烂我,帮我下面插烂她!”kitta真不敢相信自己会说这样的话,不过反正已经到这亩田地了,死就死呗,而且她也坚信,情到浓时就是如此!

便索性先发制人,她将Lee翻倒,跨腿骑了上去,扶着那怒张的阴茎抵住柔软的阴唇,借着淫液的润滑,一屁股就猛坐下去,阴道内难耐的瘙痒瞬间变成无比的痛快。

Lee的阴茎实在太过雄壮,任凭kitta用尽全力,仍旧只吞入一半,便生生卡住,kitta岂肯善罢甘休,微微抬身,再坐,连续几个回合,整根巨物终于被活活吞入。

Lee暗暗窃喜,心想这小妮子的技术越来越好了,还真让自己受用,便一手一个将眼前那一对白皙无比的乳房捏到手里,又揉又搓,尽情享用起这狐妖般艳丽的女人的肉体来。

Kitta更是舒服得快被熔化了一般,欢愉地摆动起水蛇般的细腰,沽渍沽渍地套弄起肉棍来。

“kitta小姐好棒!”lee加油鼓劲道。

Kitta大受鼓舞,套弄渐渐加速,lee趁机配合起来,将阴茎尽量抽离,再迎着kitta的下坐,狠命地刺入蜜穴,直抵花心,一下一下,活像打桩一般,富有节奏,并招招命中要害。一时间,肉体的拍打声充满整个房间,而这令人血脉膨胀的声音烧得二人的欲火越烧越旺。

Lee知道像kitta这样的千金小姐,体力不会太足,听得她气喘嘘嘘,便将她翻到,将那两条修长的玉腿尽量掰开,一直推到她的肩膀处,kitta立刻心领神会,伸出芊芊玉臂自行扣住。

那丛青丝下的花蕊,当即一览无遗,微微开着口,湿滑红润,好生诱人。

那粗壮的巨蟒立刻就蛎了上来,慢慢钻入花心,kitta低头看着,又羞又喜。

Lee暗暗坏笑一声,便稍作调整,慢慢加快抽刺动作,并加大幅度,最后变得大开大合,狂野无比,毫无怜惜之意,一口气便是几十个回合。

Kitta吃力地低头看着那条被淫液润的发亮的巨蟒在自己的下体进进出出,从那里传来的快感一阵一阵流遍全身,让她难以消受,便绕过脚腘,双手抓捏住自己雪白的酥胸,搓圆抓扁,以作发泄。

男人其实比女人更容易控制高潮,因为男人会控制呼吸,而女人却不太愿意,她们也不会愿意刻意去拒绝高潮的来临。

Kitta迅速攀上欢快的高峰,高潮的快感一波又一波传遍全身,再也矜持不住,像触电般浑身发抖,欲仙欲死地嗷嗷直叫,爱液一阵一阵地溢出,打得两人的下体都黏糊糊地一片。

Kitta全身酥麻,意识早已云里雾里,舒服得将要失禁,趁着那凶狠的阴茎抽离下体之际,慌忙一把将它捏住,死活不敢让它再进,自己如此娇贵的身份,做爱做到尿床,那是何等的失态。

Lee哪里肯饶她,一口亲住kitta还在拼命娇喘的小嘴,一面腾手去拉她小手,kitta却死活不松手,Lee嘿嘿一笑,知道她尿意强烈,不敢再让自己进去,却故意逗她道:“公主大人,不用怕,别家的小姐也有被我干到尿床,她们说那才刺激呢。”

Kitta又惊又羞又恨,lee居然知道她快要失禁,还故意说穿,觉得颜面无存,这话语不经大脑命令就自己蹦跶出去:“谁会尿床?莫名其妙!”

“那你干嘛抓住人家的宝贝不让他进去?”lee偏偏不给她台阶下。

Kitta还果真一时语塞,她索性强辩道:“那再来,本小姐才不怕哩!”说着便松开了肉棒,暗咬银牙,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

激将法成功,lee心中暗喜,知道是时候泄泄心中的火气了,沽渍一声将滚烫的命根子刺入花心,然后引着kitta抱住自己的脖颈,双手分别绕过kitta的两个脚腘托住臀部,结合着下体,便一口气抱着她站起来,立在床上。

Kitta暗暗叫苦,这个体位的话,自己再想抓那“把柄”可就不能了,不牢牢抱住lee的脖颈,自己非得往后仰倒,折断了腰不可。

好可恶的家伙,kitta心中的惊慌却无法掩埋兴奋,扭头看到那落地镜子里,一个古铜色肌肤的壮汉将一个雪白肌肤的纤瘦女人分开双腿抱着,阴囊往上那粗壮无比的阴茎分明地插在那女子的下体内,画面猥亵不堪,而自己正是那沦为鱼肉的羔羊,但此时心中却是莫名的兴奋。

Lee微微分开双腿,略微下蹲,深吸一口气,便收臀一挺,龟头挤开嫩肉,一刺到底,啪地一声,将kitta的下身撞开,自己亦借力抽离阴茎,然后双手用力将那臀部拉回,同时奋力挺刺,动作连续不断,又快又恨,不带丝毫怜惜。

这种体位,可以保证最深的插入深度,和最快的速度,而且由于需分精力和体力去抱一个人,因此不太会想射精。但需要男人有足够的力量,而且女人足够轻,Kitta体重却不过90斤,所以经常经历这种体位,确实畅爽无比,但那些公子哥一般顶多持续1分钟,便体力不支。而眼前的lee188cm的身高,满身的肌肉,一看就力大如牛,那深度、速度和力度都给予kitta前所未有的畅爽,根本就不是那些公子哥可以同日而语的。

Kitta咬破下唇,强忍着快感的冲击。她偷偷地瞟着镜子里的画面,简直又羞又惊,自己泛着迷人的臀浪,而在那深处,青筋乍现的肉棒在蜜穴里做着急速的活塞运动,爱液被沽渍沽渍地挤出,沿着白皙的臀部滴落。贵为千金小姐的自己就像一个性爱娃娃一般,完全被当成了一种自慰工具,而lee心里正这般想着,觉得刺激无比,动作越发粗暴。每一刺都是15公分以上的距离,推着嫩肉一路刮进去,再一把带出来。

即使经历无数,kitta却从未经历过如此强烈而连绵不绝的高潮,一波接着一波,将她冲击的欲仙欲死,浑身酥软,仅剩一点余力抱着lee的脖颈,以免往后倒去,造成危险不说,lee事后肯定得讥笑自己。因此kitta就像是用最后的力气抱着尊严一般,死活不放。

但几百回合下来,kitta的下身渐渐没有知觉了,意识也渐渐模糊,心中又悔又怕又惊又喜又恨,一口咬住lee的琵琶骨,强忍着那几乎要命的快感。

Lee被咬住,感觉一阵阵强烈的酸痛,简直难以忍受,不过他可不打算停止动作,投降请和,反而加剧动作,力求将这痛苦发泄回kitta身上。

Kitta暗暗叫苦,再也无法忍耐,尿液决堤而出,嗤嗤做响,配着lee的抽插,洒得满床都是。

“骚货,干不死你!”lee发出野兽般的怒吼,让kitta不寒而栗,不过她现在更多的是害羞,真想找个洞钻进去。

Kitta完全没有了脾气,松开了小口,索性不再忍了,温顺地伏在lee的肩上,任凭他怎么蹂躏,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态势,不过心里倒别有一番欢愉,kitta不敢相信自己原来会荒唐到这种地步!

Lee跳到地上,将kitta放到床上,将她双脚并拢,单手抓住两个脚踝,一把按到kitta俏脸旁边,生生将她折叠起来。俯视下去,那青筋乍现的阳具粗鲁地插在红润的花心,流出的蜜汁经过菊花般的后庭,沿着股沟一路留下踪迹,lee看得血脉膨胀,伸出中指沽渍一声插了菊花的中心,感觉又滑又软。

男人一般很喜欢肛交,只有那样他们的占有欲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满足,但女人却极少喜欢,一是怕痛,二是怕脏,三是不舒服。kitta就绝对不允许别人碰她的后庭,曾经也有很多公子哥要求进她后面,但她都一口拒绝,甚至生气翻脸。但这次,她却只是唔了一声,没有伸手去打那只不规矩的手。一来她真的不太用得上力,二来现在后庭柔润,完全没有疼痛的感觉,三来被干到这亩田地,已经无所谓脏不脏了,但最重要的是她的受虐欲突然彻底地被唤醒,她期盼着野兽以最变态的方式蹂躏美女!

Lee一脚站在地下,一脚踩在床上,抬臀挺腰便几十下猛烈的抽刺。看看眼前这个被自己弄的支离破碎的小美女,再看看那粗野的阴茎肆虐着娇嫩的花蕊,lee终于冲破极限,脑门瞬间被射精欲望占满。

“不要射在里面。”kitta听着lee越来越急促的喘气声,知道他快射了,自我保护的意识忽然觉醒,慌忙哀求。

Lee当然知道kitta不会允许他内射,不待kitta说完,便已经将阴茎抽了出来,kitta感到下体一阵空虚,下意识地一丝失落,心中竟有些后悔没让lee将滚烫的精液射在里面,事后尽快洗干净应该没事吧,不至于现在感觉就像看了一部好电影却有一个超不圆满的结局。但后庭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将她的思绪切断。

那肥大的龟头竟硬生生地挤进了她的肛门!

Kitta疼得绷紧浑身肌肉,甚至渗出冷汗,急忙伸手去拔那蛮横无情的肉棍,可怜她鞭长莫及,以现在的体位,她最多只有一只手能勉强够到,但lee哪里容她得逞,一把按住,便开始狂乱得往直肠里射精,射一下便狠命地刺一下,借着精液的润滑往里面挤。

“啊~~~”kitta疼得使劲地往后仰,张大小口,痛苦失声,“不要,不要了!”对着lee踏在床上的脚又拧又打。

听到kitta的哀求,lee更是莫名的兴奋,精液一阵又一阵地射出,几乎无休无止,kitta感到一股一股滚烫的精液被注入肚子里,感觉又羞又怕。

Lee终于射完了精,但这阴茎实在太过粗壮,kitta的后庭却太紧,纵使有精液的润滑,仍旧只进去三分之一。

看着被自己蹂躏的泪光闪闪的可人儿,Lee射完精,便抽回阴茎,由于精气泄完,他无力地往后踉跄一步。

Kitta则香汗淋漓,以一个诱人的姿势无力地地瘫软在床上,被撑开的肛门以极慢的速度缩回原形,带着血丝的精液咕咕地往外涌,顺着股沟流到床单上,触目惊心!

如此娇艳欲滴的小姐被自己摧残成这副模样,心中说不出的写意,心想她刚才那番轻薄自己的言论,此时得到了报复,心中又是一阵畅快,但看到那几丝鲜血,lee又生起怜悯之心,不禁后悔起来,且不说kitta真把自己当做朋友,更是多次帮助过自己。

注入肚子的精液稀释了肠道,Kitta感到肚痛难忍,强烈的腹泻感直冲上脑门,慌忙起身往浴室冲去。

可怜她经过这番激战,双腿酸软无力,没跑几步便摔倒在地,身体猛地失去重心,思绪被打乱,后庭竟漏出一些稀薄的粘物。

Kitta啊地一声,顾不得摔疼,便连爬带窜地往浴室冲。

Lee看着kitta冲进厕所,只听得她一声尖叫,然后是很响的拉肚子的声音,一时间不绝于耳,一股恶臭的气味扑鼻而至。